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近200万阿拉伯人生活在以色列,他们为什么甘愿当“二等公民”?

2022-11-29 11:52:47 395

摘要:二战以后,中东地区成为世界的新“火药桶”,核心问题在于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冲突。1948年以色列复国后,在1948年到1982年间就和阿拉伯国家发生了五次战争。阿以是“世仇”已成为了世人的共识。▲中东局势,阿以矛盾是核心然而,让人意外的是,...

二战以后,中东地区成为世界的新“火药桶”,核心问题在于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冲突。1948年以色列复国后,在1948年到1982年间就和阿拉伯国家发生了五次战争。阿以是“世仇”已成为了世人的共识。

▲中东局势,阿以矛盾是核心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现在的以色列竟然生活着近200万的阿拉伯人。据2020年的数据统计,作为世界上唯一以犹太人为主体的国家,以色列920多万人口中有21%是阿拉伯人,大约190万人。

▲以色列各派的历年人口情况

以色列和阿拉伯人的冲突不可调和,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大量阿拉伯人生活在以色列呢?

一、犹太人和巴勒斯坦

公元前1020年,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了最早的犹太国家希伯来王国,并在公元前935年分裂成以色列和犹太两个国家。

▲犹太国和以色列国版图

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2世纪,犹太国家先后被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和罗马占领,犹太人被罗马赶出巴勒斯坦,流落到欧洲的各个角落。

▲罗马帝国时代的欧亚大陆

公元622年,阿拉伯帝国接管了巴勒斯坦。自此,巴勒斯坦成为阿拉伯人的家园之一。

▲阿拉伯帝国扩张

16世纪,奥斯曼帝国将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中东地区占为己有,从7世纪就移居到此地的阿拉伯人从此成为奥斯曼的属民。

▲16-17世纪的奥斯曼帝国

1869年,苏伊士运河的通行提高了巴勒斯坦地区的重要性。同时期,欧洲掀起了反犹太主义浪潮,引起犹太复国主义的思潮和运动,犹太人开始迁回巴勒斯坦。

▲从伦敦到孟买的航行,经苏伊士运河比绕好望角缩短43%的航程

英国为控制运河加强殖民统治,先后出版了《犹太国家》和《世界犹太主义复国纲领》,来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摇旗呐喊。

一战结束后,奥斯曼帝国被肢解,原属于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地区成为英法委任统治地,其中巴勒斯坦为英国委任统治地。

在英国“支犹压阿”政策下,犹太人从世界各地迁回巴勒斯坦,美国用国内的几百万犹太人来插手巴勒斯坦问题。

▲奥斯曼解体后的英法委任统治,黎巴嫩、叙利亚为法国委任,伊拉克、约旦、巴勒斯坦为英国委任

各方推动下,在以色列建国前,大约有60万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二战期间,美国为了扩张在中东的势力,竭力赞成在巴勒斯坦无限制移民和建立犹太国家。阿拉伯人利益受损,和犹太人之间的矛盾升级。

在原英法委任统治地区的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约旦都纷纷获得了独立。然而,由于棘手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问题,唯独巴勒斯坦迟迟未能独立。

此时,英国实力下降,不得以将巴以问题交给联合国处理。1947年,在美国的操作、苏联的支持下,联合国通过了“巴勒斯坦分治计划”的决议。

二、以色列建国和中东战争

巴勒斯坦分治决议规定英国在巴勒斯坦委任统治的结束不得迟于1948年8月1日,在委任统治结束后的两个月内成立阿拉伯国(巴勒斯坦)和犹太国(以色列)。

▲1947年联合国通过巴以分治决议

分治决议实施后,巴勒斯坦一分为二。阿拉伯国仅分得原巴勒斯坦总面积的42%,不仅不相连,还大多是贫瘠之地。分治后的巴勒斯坦共有阿拉伯人72.2万,犹太人1万。

以色列分到了58%的国土面积,所得土地大多位处肥沃多产的沿海地带。以色列并不是纯犹太国家,而是一个融合了两个民族的国家,共有犹太人49.8万,阿拉伯人40.7万人。

尽管双方人口比例大致相等,但是以色列在建国时就定下了犹太国家的基调,政府官员都是犹太人,所以注定了阿拉伯人在以色列的日子并不好过。

▲巴(黄色)以(蓝色)分治

巴勒斯坦分治让阿拉伯国亏大了,所以联合国刚表决完的第二天,阿拉伯人就和犹太人打起来了,第一次中东战争由此爆发。

第一次中东战争结束后,以色列不仅保住了联合国分治决议中划给它的面积,还增加了6700平方公里,从15850平方公里增加到22550平方公里。联

合国规定的阿拉伯国家未能建立,有96万巴勒斯坦人或逃离、或被驱逐出家园,沦为难民,流落到周边的阿拉伯国家。

▲第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险胜

留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从建国时的40多万人减少到16万人,他们的绝大多数都是非常贫困而且没有文化的农业人口,想逃也没法逃走。

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阿拉伯人长期对以色列实行“三不方针”:不承认、不谈判、不媾和。第一次中东战争成为中东乱局的起点。

从1948年到1982年,中东地区共爆发了五次战争。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被削弱了,以色列成为了中东地区的强国,直到1988年巴勒斯坦才宣布独立。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版图变化(绿色为巴勒斯坦)

尽管连年战争,以色列还是吸引了大批从欧洲和美国回归的犹太人移民。

到1960年,以色列的犹太人就已经超过了190万,其中有60%都是新移民。到1995年底,以色列的总人口约为554万,其中有457万是犹太人,100多万阿拉伯人,其余的是其他民族。

▲1948—2015年以色列移民 (入) 人数统计

确保国家的犹太性是以色列的立国基础和原则,从这个意义上讲,以色列是不愿意看到其国内有犹太人之外的其他族群存在的。

再加上以色列与周边的阿拉伯国家持续交恶、冲突不断,以色列不得不严加防范占全国人口总数近20%的阿拉伯人。因此,以色列采取了严格的民族政策来打压、控制国内的阿拉伯人。

三、被困住的阿拉伯人

以色列的民族政策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军事管制和宗教分治。

在军事管制下,以色列政府有权限制阿拉伯人的自由行动,拘禁或驱逐不过是当局的一句话,指定因军事因素或其他目的所需要的地区为“禁区”,控制签发旅行许可证。

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发生在第二次中东战争期间(1956年-1957年)的克法尔卡森姆屠杀事件,当时有49名阿拉伯人因为违反了他们并不知情的宵禁而被军队枪杀。

▲第二次中东战争

为了控制阿拉伯人的经济命脉,以色列政府还出台了一系列的土地法规剥夺、没收国内阿拉伯人的土地。据不完全估算,以色列政府以种种借口夺走了以色列阿拉伯人65~75%的土地,让本就贫困的阿拉伯人雪上加霜。

为了进一步蚕食土地,同时监控阿拉伯人的政治活动,以色列政府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加利利建立了60个犹太人定居点。阿拉伯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还要被随时被监视,这种生活简直和蹲监狱别无二致。

▲以色列在占领区内大规模兴建定居点

万幸的是,这种毫无人道的军事管制在持续了18年后,终于在1966年被废除了。然而,压在阿拉伯人头上的还有另外一座至今还未移走的大山:宗教分治。

以色列阿拉伯人中有80%以上是逊尼派穆斯林,其余的是阿拉伯基督徒和德鲁兹人(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分支)。

▲伊斯兰教派来源及分类

因为以色列国内的逊尼派穆斯林和周边阿拉伯国家的阿拉伯人信仰相同,所以以色列对他们严防死守,禁止逊尼派穆斯林参加以色列国防军。

▲以色列国防军

德鲁兹人则获得了以色列政府的特殊“优待”。在以色列政府处心积虑的布局下,德鲁兹人成了犹太人分化瓦解阿拉伯人的“工具人”。

▲以色列德鲁兹人

早在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德鲁兹人就被以色列组织成“少数兵团”来破坏阿拉伯人的团结。其后,以色列政府又通过经济援助、提高参政率等方式提高德鲁兹人在阿拉伯人群中的待遇,来增加国内阿拉伯人内部的矛盾。

可能有人会奇怪,以色列自建国起就明确阿拉伯人享有投票权,为什么他们不去组建政党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待遇呢?

▲以色列人口分布情况

这是因为,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后,有能力的中上层人士都离开了故土,剩下的阿拉伯人大多是农民,根本无法组织起独立的政治力量,所以他们的投票权只能贡献给犹太人的政党。

直到进入80年代后,以色列阿拉伯人才成立了自己的政党,独立参加竞选活动。直到1984年,以色列国会中才出现了第一个来自纯粹的阿拉伯政党的议员。

▲以色列阿拉伯人在城市中的分布

因此,从以色列建国到1977年,以色列阿拉伯人只能被迫留在国土,成为被挤压歧视、经济落后、政治孤立的少数族类,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

四、天助自助者

尽管生存环境非常压抑,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仍保持着高速增长,从20世纪末的100万飞速增长到现今的近200万。以色列阿拉伯人口的增长主要归功于三个方面:

首先,阿拉伯人超强的生育能力,导致以色列阿拉伯人口的增长97%源于自然增长。1965年,以色列阿拉伯女性人均生育8.4个孩子,1985年为4.4个,到2003年是4.1个,远远高于同期犹太女性人均生育的3.4个,2.8个和2.7个。

▲以色列人口构成

由于阿拉伯人口的增速远高于犹太人,以色列中央统计局预测到2025年,以色列阿拉伯人将达到232万。因此,以色列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来提高犹太人的占比。

以色列政府通过人才安置计划来吸引高技术人才的流入,在20世纪下半叶,该政策吸引了90多万名来自苏联的犹太高技术移民。

进入21世纪后,以色列进一步提高了高技术犹太移民的待遇,结果就是以色列成为世界上科技人员最集中的地方,成为于美国硅谷相媲美的创业和研发高地。每一万名以色列雇员中,就有140名科学家(美国为85名)。

以色列政府还通过刻意提高阿拉伯社会现代化的方式来降低阿拉伯人口比例,阿拉伯人口出生率才逐渐下降。2015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生育率首次持平,人均3.13个孩子。

▲以色列儿童

其次,以色列对非犹太人的移民政策,以色列阿拉伯人口的增长3%来源于移民。尽管以色列非常强调国家的“犹太属性”,但也并非完全不接受其他人种的移民,只不过移民常常伴随着强烈的政治性。

对于其他人种的移民,以色列在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法律规定。在1963-1993年间,仅有百余名巴勒斯坦人通过与以色列阿拉伯人结婚获得了以色列公民资格;1993年巴以签署《奥斯陆协议》后,1994年到2002年间共有13.7万巴勒斯坦人通过和以色列阿拉伯人结婚的方式移民到以色列。

▲巴以签署《奥斯陆协议》

以色列出于国家犹太性的考量,在2002年冻结了关于部分国家和地区人士通过与以色列阿拉伯人结婚获得以色列公民资格的法律条款,随后又出台了《公民身份与进入以色列法》。

该法案明确规定了通过结婚获得以色列公民身份的巴勒斯坦人每年要限制在200-250之间。

最后,由于以色列不允许占阿拉伯人绝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参军,所以大大降低了阿拉伯人的死亡率。

随着阿拉伯人口的暴增和以色列社会整体民主化进程的推进,阿拉伯公民民族意识增强,在进入80年代后,以色列阿拉伯人终于从无足轻重到能够在以色列政治舞台上表达自己的主张,建立自己的政党,参加竞选活动。

随之带来的是以色列阿拉伯人的待遇逐渐提高。比如,阿拉伯儿童拥有和犹太儿童相同的义务教育权;以色列政府设有专门的阿拉伯人事务司,而且各级职位主要由阿拉伯人担任。

▲以色列的阿拉伯人

尽管以色列阿拉伯人仍然有根深蒂固的巴勒斯坦人情节,但是也慢慢接受了作为以色列国家少数民族的现实,对国家的认同感逐渐提高。不仅如此,以色列雄厚的实力也让他们主观上更愿意留在以色列,而不是像上世纪时被迫困在以色列。

根据数据统计,以色列刚建国时国内生产总值只有2亿美元,到了1998年时攀升到了900亿美元,在半个世纪内翻了450倍!2020年,以色列以人均GDP为4.42万美元在世界上排名第26位。

以色列官方曾公开宣称,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是中东地区最为富裕、享受最多民主权利的阿拉伯人。甚至有阿拉伯学者也承认,与中东地区的大部分阿拉伯人相比,以色列阿拉伯人有着相当高的人均收入、教育水准、自由。

最直观的事实是,以色列阿拉伯人与中东其他地区的阿拉伯人相比,有着更长的人均寿命:1999年至2000年,以色列阿拉伯人男性人均寿命为74.6岁;黎巴嫩为71.3岁;沙特阿拉伯为70.3岁;叙利亚、约旦、利比亚和埃及均未达到70岁。这足以说明,以色列阿拉伯人的生活质量是远高于其他中东国家的阿拉伯人的。

▲以色列整体人均寿命排世界第八

从这些结果看,以色列阿拉伯人的境遇似乎越来越好了,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2018年,以色列通过了一项备受争议的“犹太民族国家法案”。该法案将以色列定义为一个完全的犹太国家,并鼓励建立只有犹太人的社区,国家的自决权“仅属于犹太人”——并非所有公民。

▲2018年7月20日,以色列通过犹太民族国家法案

尽管该法案宣称尊重国家里所有公民的权利,但是这句从建国时就一直叫喊的口号并没有什么说服力,所以未来以色列阿拉伯人仍将继续面对作为以色列“二等公民”的残酷事实。


作者|花城

责编|Thomas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生|环球情报员主编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