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以色列四年内第五次大选:极右翼新星崛起,内塔尼亚胡复出?

2022-11-29 11:42:28 101

摘要:“嘿,第六次是什么时候?”这是以色列年轻人当中最近流行的一个笑话。毕竟,三年半,五次议会选举,四个月的竞选活动,花费125亿谢克尔(约合35亿美元)后,以色列人仍然不知道11月1日的选举后是否能成功组建新政府,当然,他们也难以预料下一任总理...

“嘿,第六次是什么时候?”这是以色列年轻人当中最近流行的一个笑话。

毕竟,三年半,五次议会选举,四个月的竞选活动,花费125亿谢克尔(约合35亿美元)后,以色列人仍然不知道11月1日的选举后是否能成功组建新政府,当然,他们也难以预料下一任总理是谁。

选民已然疲劳,但一张熟悉的面孔再次以充满活力的方式出现在人们视野——内塔尼亚胡,这位以色列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严格来说依然因腐败指控处于受审程序,然而,政坛“不死鸟”正在策划一场复出。Instagram和TikTok等社交平台上充满了他紧跟潮流的竞选视频。他还利用在野的时间写了一本自传《BiBi:我的故事》,其英文版本月一经发布,立即登上亚马逊畅销书榜。

73岁的内塔尼亚胡以绰号“Bibi”而闻名。自从2015年以来,由于政治两极分化、社会混乱、经济停滞不前,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及其盟友在选举中从未拿到过绝对多数席位,利库德集团多次组阁失败,内塔尼亚胡最终于去年6月黯然下台。

与此同时,“BiBi”的对手们同样也无法建立一个稳定的联盟。去年,八个政党拼凑成了联合政府,但现在右翼政党的贝内特领导的政府已经崩溃,左翼的拉皮德接过了看守总理的位置,他所领导的“拥有未来”党目前的支持率仅次于利库德集团。

希望改变的以色列人第五次走向投票箱。《以色列时报》报道称,11月1日的全国选民投票率为71.3%——这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三家以色列媒体的出口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及其右翼政治盟友可能会在议会中形成微弱多数,但以色列媒体的民调时常夸大内塔尼亚胡的优势,最终结果将在11月4日公布。在未能组阁的情况下,拉皮德仍将是看守总理,他必须说服较小的政党加入自己的联盟,但显然更为艰难。若右翼集团确实取得了微弱的胜利,身背腐败审判的内塔尼亚胡将重返总理办公室。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1日,耶路撒冷,利库德集团主席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和夫人萨拉抵达投票站。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极右翼助攻内塔尼亚胡

纵使丑闻傍身,选民对内塔尼亚胡的支持并没有被削弱。据法国24电视台报道,最近一系列袭击事件让民众感到担忧,对国家安全的未来感到乐观的人从8月的52%下降到了10月的43%。在这一时刻,安全的保证是强大的,这也是内塔尼亚胡一直以来手里紧握的一张牌。而现在,他还多了强有力的“助攻阵营”。

出口民调预测,亲内塔尼亚胡的政党将占据120个席位中的61至62个,其中,有14至15个席位来自于支持内塔尼亚胡的极右翼集团“宗教锡安主义者党—犹太力量”联盟,其所获席位数仅次于拿到30席的利库德集团和拿到24席的“拥有未来”党。对于曾经难以步入政治主流的以色列极右翼运动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表现,而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一位“造王者”就是冉冉升起的极右翼新星本·格维尔。

本·格维尔是著名的以色列锡安种族主义者,早年频繁接触锡安恐怖主义的“犹太保卫同盟”,该主义主张完全驱逐阿拉伯人,被美国归类为“右翼恐怖组织”。本·格维尔崇拜曾制造希伯伦惨案的恐怖分子巴鲁克·戈尔茨坦,此前他还因呼吁驱逐阿拉伯人而被定罪,如今,他呼吁流放那些他认为积极反对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包括一些阿拉伯议员。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2日,耶路撒冷,在以色列第25届议会选举出口民调结果公布后,以色列极右翼议员、“犹太力量”党领袖本·格维尔在该政党总部庆祝。

本·格维尔第一次站在聚光灯下是1995年,当时他从以色列时任总理拉宾的汽车上偷走了凯迪拉克的标志。拉宾因达成了奥斯陆和平协议而成为极右翼的眼中钉,本·格维尔在摄像机前举起凯迪拉克标志。“当我们找到他的车时,我们就会找到他。”他说道。几周后,拉宾遇刺。

本·格维尔从法学院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律师,此后一直为极右翼活动人士辩护。近年来,本·格维尔在耶路撒冷日(以色列1967年六日战争中完全控制耶路撒冷之日)领导了犹太民族主义者的“国旗行军”,已经成为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冲突爆发点。在2021年3月的选举中,本·格维尔的犹太力量党通过与贝扎莱尔·斯莫特里希的民族联盟党合并而进入以色列议会。

本·格维尔不同于传统宗教政党的领导方式让他受到了年轻极右翼宗教保守选民的支持。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本·格维尔的极右翼阵营自上次选举以来规模翻了一番,预计将成为议会中的第三大政党。从预计席位数量来看,本·格维尔可能会在内塔尼亚胡政府中拥有巨大发言权。

在此次竞选期间,本·格维尔更是做足了姿态。在动荡的东耶路撒冷社区,本·格维尔甚至直接在支持者面前掏出了一把手枪,还在讲演中敦促当地警察向巴勒斯坦投石者开枪。本·格维尔已经承诺支持内塔尼亚胡,他提出若内塔尼亚胡上台,他将负责以色列的警察部队,并表示将废止对内塔尼亚胡贪污罪的审判。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1日,以色列特拉维夫,一名男子和他的儿子在以色列选举期间投票。

撕裂与右转

与整体投票率上升的情况相对比,以色列的阿拉伯社区情绪并不高涨。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当整体投票率达到28%时,阿拉伯社区的投票率仅为12%。“我今年不会投票。”以色列北部的阿拉伯人占多数的城市乌姆阿法姆前副市长塔希尔·阿里·尤尼斯接受采访时称,“不幸的是,阿拉伯政党没有在议会中证明自己,对于很多拒绝议会选举的民众来说,不投票是自然的。”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在选举结束前,包括联合名单党(“拉姆党”)在内的一些阿拉伯政党都曾发出警告,称他们的政党有无法跨越得票率3.25%选举门槛的危险。晚些时候的出口民调显示,“拉姆党”可能会成为以色列议会中最大的阿拉伯政党,但也仅有5个席位。

三年内频繁的大选正在撕裂整个以色列社会。根据以色列犹太民族政策规划研究所5月初发布的最新报告,以色列不同阶层之间的分歧正在变得越来越深刻。报告作者分析认为,这一变化背后的原因可能包括两年来四次竞选活动期间政客的挑衅言论,也包括很大一部分阿拉伯民众不支持阿拉伯政党参与执政联盟的事实。

拉皮德上届大选获胜后,与新右翼党的贝内特结成联盟,执政联盟囊括了从左翼到极右翼乃至于首次入阁的阿拉伯政党的各党派成员,最初将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唯一共同点就是摆脱内塔尼亚胡和极端右翼上台,打破以色列多年的政治僵局,但最终,联盟因缺乏共识而土崩瓦解。

去年6月联盟成立时,担任总理的贝内特还被誉为某种“政治救世主”,他似乎已准备好将以色列从顽固又腐败的内塔尼亚胡手中拯救出来。然而,事实上,这位坐拥百万财富的政客曾是内塔尼亚胡的门生,在许多问题上,他的观点甚至比内塔尼亚胡还要更右。

2021年的耶路撒冷日,为了尽量减少暴力发生的可能性,内塔尼亚胡政府曾改变游行路线,让游行者远离耶路撒冷老城的大马士革门,而贝内特联盟上台后却恢复了游行路线,甚至允许包括本·格维尔在内的极右翼宗教活动家对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地点之一——谢里夫圣地进行挑衅性的“访问”。

拉皮德作为以色列看守总理在9月的联合国大会演讲时表示,支持两国解决方案,这是以色列中左翼的一般态度。但也正是在他的领导下,以色列定居者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激增,拆除房屋、驱逐的现象愈演愈烈。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22年很可能会成为自2005年联合国有记录以来,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最致命的一年。

无论如何,不到四年内的第五次选举并不会为以色列政坛带来可喜的变化。相反,根据近几年数届政府的经验,无论内塔尼亚胡是否回归,以色列都将继续朝着右翼的方向走去,而对于巴勒斯坦人的政治态度,可能依然保持不变。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2日,以色列特拉维夫,以色列总理亚伊尔·拉皮德在2022年以色列大选出口民调后发表声明。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再干十年”

前总理希望选民在他面临腐败审判的情况下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而现总理拉皮德则希望,在内塔尼亚胡被赶下台时担任看守政府总理的短暂任期可以证明他作为领导人的能力。然而,作为看守总理,拉皮德可能期待的最好结局就是僵局——至少他依然可以继续担任看守总理。

根据出口民调,由“拥有未来”、工党、梅雷兹党、民族团结国家阵营、“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 “拉姆党”组成的亲拉皮德联盟可能将占据54至55个席位。不太可能支持任何一方的阿拉伯政党“和平民主阵线—阿拉伯复兴运动”(Hadash/Taal)可能将获得4个席位。

拉皮德吸引了大批反对本·格维尔的世俗派选民,他若想组阁必须继续说服独立政党与之联盟。但《华盛顿邮报》援引以色列民调专家称,即使拉皮德能够谈判产生执政联盟,可能也不够稳定,“无法生存超过几个月”。

目前来看内塔尼亚胡胜算较大,但事实上,上届大选中他同样赢得了多数席位,但最终还是组阁失败。如果这次最终失败,这将是他连续第五次输掉的选举。这种情况下,利库德集团当中的一些成员可能会倒戈,这也会让他更难再次回到总理办公室。传统上亲内塔尼亚胡的以色列报纸《今日以色列》记者阿里埃尔·卡哈娜称,若内塔尼亚胡失利,可能会出现利库德集团的重要人物离开该党,与其他政党建立联盟。

事实上,内塔尼亚胡的在任已经成为以色列政治持续不稳定的因素之一。从得票情况来看,近年来每次选举右翼阵营都拥有足够的选票来组建联盟,但许多右翼团体不愿与内塔尼亚胡合作。如果内塔尼亚胡退出,组建右翼联盟就不会出现大的障碍。

“有些成员厌倦了他,但他们还不能大声说出来,因为没有人站起来接手。”国际危机组织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问题高级分析师迈拉夫·宗泽因在接受法国24电视台采访时称,“但他们说这是内塔尼亚胡有机会获胜的最后一次选举,如果他赢不了,他的时间就到了。”

但党内也不乏内塔尼亚胡的“狂粉”。利库德集团资深议员查扎·哈内比此前对《纽约时报》称,如果内塔尼亚胡想要从审判中得到“救赎”,他本可以和政府达成一份认罪协议。“但他保留了使命感,相信以色列的命运取决于他个人的责任。”哈内比谈到内塔尼亚胡依然是利库德集团主要候选人的原因时说道,“而且,他比任何人都更想要它(总理职位)。”

“即使内塔尼亚胡这次失败了,他可能仍然不会受到利库德集团内部的质疑。”哈内比称,“只要他想留下来,就没有问题。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再干十年。”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