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以色列大选初步结果将揭晓,内塔尼亚胡要“东山再起”了?

2022-11-29 11:39:23 1135

摘要:当巴西民众近日庆祝老牌政治家卢拉胜选“归来”之际,在万里之外的中东地区,另一位政坛“常青树”也大有复出之势。以色列媒体11月1日晚公布的出口民调结果显示,支持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的阵营斩获议席数超过席位总数的一半,其中由他领导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

当巴西民众近日庆祝老牌政治家卢拉胜选“归来”之际,在万里之外的中东地区,另一位政坛“常青树”也大有复出之势。

以色列媒体11月1日晚公布的出口民调结果显示,支持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的阵营斩获议席数超过席位总数的一半,其中由他领导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所获议席数排名第一。这意味着内塔尼亚胡在沉寂一年多后有望被授权组阁并重新担任总理。

分析认为,内塔尼亚胡得势,归因于近年来以色列政坛右翼力量上升,以及贝内特政府受到掣肘内政推进不力。如果内塔尼亚胡获得组阁权,极可能吸纳极右翼政党,由此使新一届政府成为以色列历史上最右的政府之一,并对内政外交产生影响。

“比比”的新篇章?

“比比,以色列之王!”当地时间2日,内塔尼亚胡的绰号回荡在支持者们的歌声中。在利库德集团竞选总部,内塔尼亚胡面带微笑地声称“我们即将取得重大胜利”——当天,选举的官方初步计票结果将会揭晓,而最终结果预计一周内公布。

内塔尼亚胡有理由感到振奋,根据此前一天出口民调结果,由利库德集团及三个宗教政党组成的内塔尼亚胡阵营大约获得61席至62席,超过议席总数120席的一半。如果选举结果与民调一致,意味着内塔尼亚胡有大概率重新执掌以色列。

西方舆论指出,73岁的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选举胜出将标志着连续执政12年的内塔尼亚胡“戏剧性的回归”,也标志着左翼领袖拉皮德拼凑的“反内塔尼亚胡联盟”仅仅一年多就因内讧宣告破产。

被支持者歌声淹没的内塔尼亚胡,或许不会忘记一年多前令他难堪的一幕。那一次,他可谓“赢了选票,却输了选举”。

当时,利库德集团在4年以来的第四次大选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只因内塔尼亚胡未能在指定期限内完成组阁,组阁权旁落到拉皮德手中。最终,拉皮德组建起涵盖左中右阵营的八党联盟,由统一右翼联盟领导人贝内特出任总理,终结了内塔尼亚胡长期执政的历史。

不过,八党联盟的稳定性从一开始就不被外界看好——它们意识形态各异,十分松散,“绑”在一起的唯一目标就是“反对内塔尼亚胡”。果不其然,随着两名议员退出,脆弱的执政联盟立刻失去多数席位,以色列4年内的第五次大选就此上演。

而内塔尼亚胡被赶下台后,即便仍在接受涉腐案调查,他也未曾放弃东山再起的希望。这段时间,他除了忙于推翻八党联盟政府,甚至还“抽空”写了一本自传《比比:我的故事》,该书英文版荣登亚马逊畅销书榜单……如今,比比的故事可能要续写新的一页。

为何更胜一筹?

分析认为,内塔尼亚胡的阵营获得优势有几大原因。

首先,这与以色列长年以来“右盛左衰”的力量格局变化有关,而内塔尼亚胡作为一名“老江湖”,合纵连横、左右逢源的政治手腕十分娴熟,擅于团结拉拢中右、极右等“右翼光谱”上的各种力量,做到人尽其用。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指出,新世纪以来尤其是“9·11”事件发生后,以色列国内保守气氛趋于浓郁,以工党为代表的左翼日渐式微,从以往连续执政的鼎盛时期沦落至目前仅有区区几个议席。

反观右翼,则是势头强劲,且不说利库德集团长年“霸屏”,占据四分之一左右议席,新的右翼小党也是层出不穷。这种大环境,客观上有利于内塔尼亚胡在维持优势的前提下,主导政治格局的塑造。

“简言之,左翼要阻止内塔尼亚胡,绝无可能,唯一的希望寄托于‘反内’的右翼——内塔尼亚胡此前下台,恰恰是右翼内部有人想掀翻他。”李绍先说,“但如今,‘反内’政客表现欠佳,指望不上。选战结果可以说已经相当明朗。”

其次,八党联盟力量分化,内政推进不力。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孙德刚指出,尽管拉皮德政府在外交领域表现可圈可点,但内政方面“窟窿”不小——执政联盟各党派缺乏共同的价值观,很难合力推动必要的政治经济改革。内塔尼亚胡看准时机各个击破,将宗教保守力量从八党联盟中抽离出来,起到分化瓦解之效。

有舆论注意到,此次支持内塔尼亚胡的阵营中,作为核心支柱的传统宗教保守力量——正统派的“沙斯”和圣经犹太教联盟党均发挥稳定,出口民调显示能拿下近20席。而对手的阵营中,工党甚至拒绝与梅雷茨党进行策略上的联合,能否达到议会“及格线”(获3.25%选票)都令人捏一把汗;作为内塔尼亚胡“阻击者”的几个阿拉伯政党也表现欠佳,目前民调显示只拿下8席,少于2020年时的15席。

再次,内塔尼亚胡获得近来人气急升的极右翼党派“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的助阵。

分析认为,这是选战的一个极大变量。民调显示,“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可能夺得14席,成为议会第三大党。该党党首本·格维尔也有望成为“造王者”。

西方媒体称,格维尔是名副其实的犹太至上主义者,也是已故极端民族主义者梅尔·卡哈恩的追随者,后者的组织被美国国务院列为恐怖组织。

而今,格维尔领导的“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试图结束巴勒斯坦人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自治,并有意叫停围绕内塔尼亚胡涉腐案的审理。外界猜测,内塔尼亚胡如果重夺宝座,可能以高级部长职位作为对该党助力选情的回报。

李绍先认为,极右翼力量异军突起,首先折射出以色列国内政治环境右倾化趋势之强,其次可能与贝内特执政期间引发的不满有关。

孙德刚指出,如果内塔尼亚胡胜出,那么上台执政将成为其首要目标,至于形成怎样的政府不在其考虑范围内。因此,他向极右力量“开放大门”势在必然,以色列保守化趋势会进一步加剧。

内政外交挑战不轻松

选举结束后,内塔尼亚胡若要重回王座,还有几道关。首先是组阁关。

“上一回内塔尼亚胡组阁之所以不顺畅,在于他除了获得利库德和传统宗教保守力量支持,还须拉拢两个右翼党派。”李绍先表示。而此次,在“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可能加入的前提下,凑够过半议席会相对容易。

即便内塔尼亚胡组阁成功、重掌政权,这个能够玩转政坛的老将面对诸多内外挑战,也绝不轻松。

国内而言,首当其冲的是缓解政治对立,弥合社会裂痕。以色列民调显示,该国不同阶层之间的分歧正变得越来越深刻。孙德刚说,“四年五选”一方面暴露以色列党派林立、相互拆台的政治窘境,一方面表明国内没有凝聚力。

“政党力量碎片化将成为以色列新政府的最大挑战。”孙德刚说,“而且我认为政治僵局将是常态化的——利库德集团并没有取得压倒性优势,难以独大。中左联盟仍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

其次,虽然以色列整体经济情况不错,但眼下通胀加剧等问题正在灼伤民众。

以色列媒体指出,以色列的优势在于,实行了20年的严格预算,债务率低,在货币上回旋余地充足。但问题在于,全球通胀大环境下它难以独善其身,目前已经有许多以色列人因对生活成本攀升感到愤怒而离开国家,“他们的离去揭示了一种非常真实的混乱。”

而如果极右翼力量被纳入未来政府、力主更保守的政策,那么占总人口20%左右的阿拉伯裔公民与犹太族裔公民之间的矛盾可能上升,社区安全问题将更为突出。外界注意到,就在选举日前,约旦河西岸被占领土致命暴力事件增加,似乎是个不祥的征兆。

在外交方面,内塔尼亚胡“归来”或将给美以关系带来微妙变化。

《今日美国》报称,内塔尼亚胡形容自己与美国总统拜登打了几十年交道,彼此关系是“开放和友好”的,但内塔尼亚胡对美国“不那么顺从”的风格,使他成为一个比贝内特更难预测、更不可靠的合作伙伴。加之极右力量或被纳入以色列新一届政府,拜登通过“两国方案”解决巴以问题的立场可能受到挑战。此外,内塔尼亚胡还可能采取更具对抗性的方式,对拜登重启伊核协议“大声说不”。

不过,孙德刚认为,拜登政府目前只是在经济援助方面安抚了巴勒斯坦,并未改变偏袒以色列的政策,因此如果内塔尼亚胡“回归”,拜登可能在推进个别中东议题方面受到更大阻力,但不会扭转美以关系基本面。况且,内塔尼亚胡如果执政,或许在军援乌克兰问题上会比贝内特政府更进一步,这是美国乐见的。

在对华关系方面,内塔尼亚胡任内曾多次访华。今年是中以建交30周年。双方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去年中以双边贸易额逆势上扬,达到逾228亿美元。“因此,无论谁上台,发展中以创新全面伙伴关系都是务实之选。”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来源:作者:张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