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巴以冲突再起,内塔尼亚胡咄咄逼人:以色列政府遭受内外夹攻

2022-11-29 10:53:54 35

摘要: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刘炳辰当地时间2022年4月15日,耶路撒冷老城阿克萨清真寺附近,以色列警察和巴勒斯坦民众发生冲突。澎湃影像 图 当地时间4月15日,星期五,伊斯兰教斋月过半,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也迎来一次大规模的聚礼日。据以色列方面报...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刘炳辰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5日,耶路撒冷老城阿克萨清真寺附近,以色列警察和巴勒斯坦民众发生冲突。澎湃影像 图

当地时间4月15日,星期五,伊斯兰教斋月过半,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也迎来一次大规模的聚礼日。

据以色列方面报道,当天清晨4:00左右有十几名巴勒斯坦青年进入阿克萨清真寺所在的“尊贵禁地”院内,并在院内准备了碎石与烟花。随后,在破晓时分这些巴勒斯坦青年用头巾蒙面,开始向驻守在院落各个出口的以色列警察投掷石块,并发射烟花。以色列媒体称,以色列警察等到午后“主麻日”聚礼结束后开始进入院内对“恐怖分子”进行大规模逮捕,并且指出在以色列警察开始行动之前有恐怖分子从阿克萨清真寺院内向“西墙”下(西墙又称“哭墙”是耶路撒冷犹太人的圣地)正在进行祷告的犹太人投掷石块。在与以色列警察的冲突中,有蒙面青年打出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哈马斯的旗帜。以色列警察在“尊贵禁地”逮捕了数十名巴勒斯坦人,并且对院内进行了短暂戒严。

恰好也在当天下午,以色列全国进入了逾越节假期(逾越节是犹太教最神圣的节日,以纪念上帝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结束了他们的奴隶生活)。15日晚上开始进入逾越节第一天,当天下午犹太人进入老城走向西墙准备祈祷的时段,在耶路撒冷老城内发生了针对前往西墙祷告的犹太平民的恐怖袭击。以色列警察随即对行凶者展开搜捕。随后几日在阿克萨清真寺,耶路撒冷老城,以及耶路撒冷新城都发生了多起冲突。有巴勒斯坦极端分子对开往耶路撒冷老城西墙附近的公交车投掷石块,导致公交车严重受损,乘客受伤(以色列公交主要从老城犹太区进入耶路撒冷老城)。

以色列总理贝内特事后声明,面对当前的严峻情况,以色列政府给予以色列警察自由执法的权力,以维护耶路撒冷治安,保护以色列公民的安全,保障各个宗教在老城内自由敬拜的权利。

内忧外患的以色列政府

然而,针对以色列警察在阿克萨清真寺的粗暴行径,地区相关国家纷纷提出强力谴责。巴勒斯坦当局谴责以色列方面在阿克萨清真寺的暴力行径,并要求美国拜登政府介入调停。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向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表示土耳其将永远站在巴勒斯坦一边,并向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发出警告,警告以色列不要踩踏土耳其的红钱。去年刚刚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阿联酋要求以色列尊重穆斯林在阿克萨清真寺敬拜的权利,并向联合国安理会提议要求安理会介入,此外阿联酋航空宣布在以色列独立日停飞两国之间的航班。作为阿克萨清真寺“看护人”的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也谴责以色列单方面破坏了耶路撒冷老城圣地的现状,约旦外长甚至公开赞扬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人投掷石块的行为,称赞他们的行为是是抵抗以色列破坏现状,是在保护阿克萨清真寺。至4月18日下午,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武装向以色列南部城市阿什凯隆(Ashkelon)发射数枚火箭弹,导致局势进一步升级。

局势升级后,正在西班牙马德里休逾越节假期的以色列外交部长拉皮德(Yair Lapid),提前结束度假,立即返回以色列以应对此轮外交危机。

而且,拉皮德急忙返回以色列不仅仅是为了解决外部危机。

在巴以冲突陡然升级压力下,以色列内部政治也面临政府即将倒台的风险。拉皮德不仅仅是本届政府的外交部长,也是本届政府的替代总理,本届政府是由他与贝内特共同牵头,由八个反对内塔尼亚胡的政党跨越了意识形态分歧而联合组建,而他本人将在贝内特担任总理两年后接替他担任总理。拉皮德的未来党(Yesh Atid)是八党中最大的政党,在执政联盟当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尴尬的拉姆党

导致政府陷入倒台危机的,一方面是极右翼议员伊迪丝·席勒曼(Idit Silman)因不满本届政府在巴以问题上的妥协立场,愤然宣布退出执政联盟,加入内塔尼亚胡阵营;另一方面,则是在阿克萨事件爆发后,八党中的阿拉伯政党“拉姆党”(Ra’am)不满政府在阿克萨清真寺的粗暴行径宣布暂时退出执政联盟。

拉姆党本身是由以色列伊斯兰主义运动发展而来的一个政党,面对发生在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寺阿克萨清真寺的事情,再支持本届政府已经与本党的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以及其穆斯林选民的诉求相违背。虽然拉姆党党魁阿巴斯(Mansour Abbas)自己声明拉姆党退出是暂时的,为的是迫使政府采取正确的方式平息冲突,但是阿巴斯本人并不能代表全党的意志,伊斯兰主义运动的领导组织——舒拉协商会议(Shura)已经表明退出本届政府的决心。

去年6月,拉姆党选择抛弃与右翼犹太政党的意识形态对立加入贝内特与拉皮德的执政联盟,最终促成了本届“八党政府”的形成。这也是以色列阿拉伯政党历史上首次参与到政府组阁游戏当中。拉姆党的加入在当时便引起了许多观察人士的强烈关注。乐观者认为阿拉伯政党能够放下巴勒斯坦民族主义与犹太复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对立,参与到以色列政府组阁中,意味着一部分以色列阿拉伯人开始走务实主义路线,试图通过温和的、主动参与以色列政治的方式为以色列阿拉伯公民谋取更多经济与社会利益,改善阿拉伯社区的治安环境与基础设施建设,帮助阿拉伯公民更好地融入以色列社会,进而促进以巴问题缓和。

而悲观者则认为,以色列政府本质上是一个种族主义政府,以色列政府的主要责任之一便是捍卫以色列的犹太国家属性,阿拉伯政党加入并不会改变这一点。反而,当以色列遇到来自巴勒斯坦人的威胁时,或是犹太国家属性面临挑战时,以色列政府将会毫无疑问的将阿拉伯政党弃之一边不理。而且由于自身的民族属性,阿拉伯政党在巴以冲突中也将不得不选择站在巴勒斯坦人一边,阿拉伯政党为维护巴勒斯坦人所做的任何努力都将被右翼犹太政党视为颠覆犹太国家的行为。因而,悲观的观察者们认为阿拉伯政党加入以色列内阁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此次的阿克萨冲突似乎也印证了这一悖论,证明了阿拉伯政党参与以色列政治的尴尬处境——阿拉伯政党无法在巴以冲突中置身事外。拉姆党党魁阿巴斯自身的“骑墙式”言论不仅招致犹太政党对他忠诚度的怀疑,而且也引来其他阿拉伯政党和议员对他出卖巴勒斯坦人、背叛伊斯兰教的指责。

来势汹汹的内塔尼亚胡

拉姆党的暂时性退出策略,可以被看作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因为本周正值以色列逾越节,议会休会,拉姆党在此时暂时退出,一方面表明自己不与以色列政府沆瀣一气的立场,另一方面也不会立刻导致政府倒台。政府虽然没有立即垮台,但是拉姆党造成的内政危机却给了反对党猛烈抨击政府的机会。作为议会最大反对党领袖的内塔尼亚胡,近日率领右翼政客大肆批评贝内特-拉皮德政府在应对巴勒斯坦人恐袭事件中软弱无能,并指责本届政府与阿拉伯人勾结,严重损害以色列的利益与犹太国家属性。他们要求尽快重启议会,召开全体议会通过对本届政府的不信任案,要求重新组建由利库德集团领导的右翼强硬派政府以应对当下的危机,甚至不惜要求议会集体投票解散本届议会重新进行大选。

由此可见,由阿克萨清真寺事件引起的本轮巴以冲突正在严重考验本届以色列政府的韧性以及危机处理能力,并且此次危机也为内塔尼亚胡重新夺回总理大位创造了绝佳的有利环境。有阴谋论者提出,哈马斯是内塔尼亚胡的得力助手。没有证据表明哈马斯与内塔尼亚胡有勾结,但是每次哈马斯引发的巴以冲突都能够为内塔尼亚胡的强硬派右翼政府赢得更多的合法性。面对内塔尼亚胡的指责与质疑,现任总理贝内特回应道:“内塔尼亚胡先生,您的政治遗产:哈马斯的火箭弹,阿卡与卢德的私刑,以色列陷入火海,我们正在做的就是纠正(您所造成的)这一切”。

(刘炳辰,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政治学系在读博士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张艳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