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以色列政坛“地震”:内塔尼亚胡将卷土重来?

2022-11-29 10:50:42 897

摘要: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刘炳辰当地时间4月6日上午,以色列右翼联盟党(Yamina)党鞭伊迪丝·席勒曼(Idit Silman)女士宣布自行退出右翼联盟党与现任执政联盟,并计划加入由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领衔的最大在野党利库德集团。席勒曼宣布退出...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刘炳辰

当地时间4月6日上午,以色列右翼联盟党(Yamina)党鞭伊迪丝·席勒曼(Idit Silman)女士宣布自行退出右翼联盟党与现任执政联盟,并计划加入由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领衔的最大在野党利库德集团。

席勒曼宣布退出的理由,她认为本届以色列政府有伤害以色列国犹太属性与以色列人民利益的行为,而她本人不支持这样的事情发生,并且还表示她将尝试拉拢与她持相同立场的其他议员一起退出这一执政联盟。

“席勒曼退出”这一突发消息,使得以色列政坛瞬间陷入地震。

现在的以色列政府是一个脆弱的八党执政联盟,由未来党(Yesh Atid)党魁拉皮德(Yair Lapid)与右翼联盟党领导人(即现任以色列总理)贝内特共同牵头,联合了八个反对内塔尼亚胡的政党,才艰难地在议会里凑齐过半席位(以色列议会总席位120席)。这届政府在去年6月的议会表决中以60票赞成,59票反对,1票弃权的微弱优势获得通过。

该执政联盟不仅跨越了左右意识形态之争,并且在以色列历史上首次将阿拉伯政党(拉姆党Ra’am)包含在内。然而该执政联盟的建立并没有消除各党派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与阿犹民族矛盾,且因为执政联盟的议员人数恰好过半并没有在议会中占据绝对优势,所以本届政府自成立以来,一直面临着诸多解散风险。而本次席勒曼的退出直接导致该执政联盟在议会中失去多数优势,一直如履薄冰的新一届政府也终于在坚持了10个月之后陷入倒台危机之中。

本届政府的三条出路

在席勒曼宣布退出执政联盟之后,下台将近一年的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立刻在推特上发文向席勒曼致敬,赞扬她的决定是正确的,并欢迎她回归利库德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右翼与民族主义阵营。内塔尼亚胡的喜悦不言而喻地说明席勒曼引发的这场政坛地震当中,他无疑将是受益者。

内塔尼亚胡立刻在推特上发文向席勒曼致敬

在失去议会多数支持的情况下,本届政府将面临三种可能的选择:

第一是在野党联合发起对政府的不信任投票,对总理进行弹劾。在以色列现行政治制度下,议会若要行使弹劾总理的权力,必须同时提名一位新的总理候选人。弹劾通过的条件不仅要求议会中过半议员对现任政府投不信任票,而且还需满足有过半议员支持新总理候选人组阁。

就目前以色列议会格局来看,利库德集团占据30席,不仅是最大反对党,也是议会第一大党。在野党如果成功发起不信任投票,作为利库德集团党魁的内塔尼亚胡将毫无疑问地被推举为新总理候选人。目前支持内塔尼亚胡的阵营在议会中占据53席,如果席勒曼能够再成功拉拢6位右翼议员脱离现任执政联盟,支持利库德集团,又或是利库德集团成功拉拢现任“八党政府”当中的一个政党倒戈,那么对政府的不信任案将成功通过,届时内塔尼亚胡将兵不血刃地完成权力反转,重登总理大位。

第二种可能的选择是现任总理贝内特与替代总理拉皮德(编注:本届执政联盟商定,在四年任期中由贝内特与拉皮德先后担任总理各两年)对执政联盟成员进行改组,拉拢其他在野党或在野议员加入他们的执政联盟,填补席勒曼等人的空缺,使执政联盟重新在议会中占据多数,从而使得本届政府得以延续。

最后一种可能的选择便是解散议会重新选举。解散议会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总理解散议会提前大选。第二种则是议会当中目前处于优势地位的在野党集体发起解散议会的投票,投票通过后议会自行解散,重新选举议员。

然而,在当前情况下,后两种选择对贝内特与拉皮德来说都绝非易事。首先,在去年6月份的议会信任投票中,“八党政府”仅以60:59的微弱优势险胜过关,说明以色列议会中内塔尼亚胡阵营与反内塔尼亚胡阵营力量势均力敌,对立相当尖锐。在野党主要分为三股势力:利库德集团,宗教犹太政党,阿拉伯政党。其中利库德集团与宗教犹太政党共同组成了此前十多年间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的执政基础,即“右翼宗教政治联盟”,宗教犹太政党与利库德集团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剩余的在野党是主要由阿拉伯议员组成的“联合名单党”(the Joint List),然而就目前的巴以局势而言,“八党政府”几乎不可能与阿拉伯政党再合作。

内塔尼亚胡 澎湃影像 资料图

内塔尼亚胡真的会回来吗?

当下正值伊斯兰教的斋月,巴以冲突在近期陡然升温。以色列多地发生了针对以色列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另外在耶路撒冷、杰宁、希伯伦等多地巴以之间都发生了激烈冲突,造成多人死亡。事后,以色列方面宣布他们发现近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有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成员参与。这些事件重新激化了以色列议会中右翼犹太政党与阿拉伯政党之间的对立,右翼犹太政党一直以来都宣称阿拉伯政党支持“恐怖主义”(具体请参“阿拉伯政党首次参与以色列组阁,却可能沉重打击阿拉伯选民”一文)。在这样的情势下,一方面是右翼犹太政党要求加强对巴勒斯坦人的控制,另一方面则是要为阿拉伯公民谋取自由与平等,“八党政府”中的右翼犹太政党与阿拉伯政党“拉姆党”之间的矛盾也凸显出来。

然而,贝内特此前为了将拉姆党稳固在执政联盟之内,试图尽快平息巴以冲突。与拉姆党的合作也一直是“贝内特-拉皮德”政府饱受批评的原因之一,此次席勒曼的退出也与此有关。

至于第三种可能,对贝内特与拉皮德而言重新走向大选也绝非他们二人所愿看到的。首先,在最初的“八党政府”中贝内特的右翼联盟党在议会中仅占7席,并有一名议员最后因为有阿拉伯政党参与选择不支持该执政联盟。而右翼联盟党又是由几个右翼小党联合组建的一个集团,贝内特在该党并不具有绝对的领导地位。席勒曼此次退出在事前并没有知会贝内特。由此可见身为总理的贝内特在议会中并没有太多自己的政治力量,实际上是一个类似“光杆司令”的尴尬角色,他能够成功被推举为总理,更多应当归功于他本人出色的“投机”能力。

以色列总理贝内特 澎湃影像 资料图

在这样的处境下,如果解散议会重新选举,贝内特在下届议会中不但很难再有成为总理的机会,甚至有可能面临“墙倒猢狲散”沦落为边缘人物的凄惨处境。而对于替代总理拉皮德来说,帮助贝内特顺利度过前两年的总理任期,在本届政府的后两年再亲自接任总理,施展政治抱负,是他为自己描绘的宏伟蓝图,如果本届政府在贝内特执政前两年就失败,那他自己也将失去担任总理的机会。

另外,此轮巴以冲突让许多以色列民众再次感受到自身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如果贸然走向大选,很有可能会有很多中间派选民倒向在国安议题上持强硬立场的右翼集团。而作为走中间路线的未来党,将失去许多选民的支持,拉皮德与他的政党在下届议会当中很有可能失去许多席次,政治影响力下降。

因此,综合来看,从理性上分析,贝内特与拉皮德应该都不愿直接解散本届政府,重新大选。况且在当下巴以冲突升温情况下,无论哪种选择,对他们而言都是不利的,但是对内塔尼亚胡与他的利库德集团来说却都是利好情况。内塔尼亚胡似乎也正在兑现他下台时的诺言“我们很快会回来的”。

然而,对以色列民众而言,很多人认为内塔尼亚胡的时代已经过去,他们不希望再看到一个老人重新成为他们的总理。而且内塔尼亚胡此前长期执政为以色列带来的贪腐、极端右倾等等问题被许多人认为严重破坏了以色列的民主制度与政治生态。内塔尼亚胡是否会卷土重来,还是以色列政治将重新陷入更复杂的僵局,以色列的政治困境会为巴以冲突未来的走向造成何种影响?种种这些问题都让人拭目以待。

(刘炳辰,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政治学系在读博士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张艳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