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一个人的以色列探秘之旅(一)我真是来出差的

2022-11-29 09:52:44 335

摘要:尝试在头条号上写点东西,从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转一篇17年的旧文,看看反响如何(公众号上的图片转不过来,正好趁这个机会重新润色一下,并增加一些图片)5.14是以色列建国纪念日,自己一直想把去年(实际时间是2016年)去以色列出差的经历写出来,但...

尝试在头条号上写点东西,从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转一篇17年的旧文,看看反响如何(公众号上的图片转不过来,正好趁这个机会重新润色一下,并增加一些图片)


5.14是以色列建国纪念日,自己一直想把去年(实际时间是2016年)去以色列出差的经历写出来,但迟迟懒得动笔。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把以色列之旅分享出来。

路线:机场-特拉维夫-凯撒利亚-海法


本-古里安机场(Ben Guri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根据同事的推荐,乘坐的是土耳其航空,从伊斯坦布尔转机。虽然起飞时间在凌晨,但考虑到能够在当地时间中午到达,这样在第二天开始工作前可以有半天的观光时间了。

以色列对安全非常重视,前往以色列的飞机在登机前,都有工作人员在登机口处进行额外的安检。

我一开始以为入境的时候会有非常严格的检查和问讯,但实际上的流程非常简单和顺利(意外的是,出境的时候会有严格的安全问讯,包括在以色列期间都干了些什么,如果护照上显示你以前去过伊斯兰国家,也会特别问一问)

与到其它国家不同,在以色列入境时是不会在你的护照上盖章的,因为据说一旦被发现你有在以色列的入境记录,是会被其它阿拉伯国家拒绝入境的。因此,以色列在入境时会给你发一张蓝色小卡片作为通行证。

出机场门口会看到个雕像,就是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Ben Gurion)以色列唯一的国际机场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雕像,于本古里安国际机场

出了机场租了车,我的以色列之旅正式开始了,虽然之前做足了攻略,但一个人自驾心理不免有些忐忑和兴奋。没有同伴,没有导游,一人一车,wifi + google,出发!


特拉维夫-雅法(Tel Aviv-Yafo)

第一站 雅法古城

雅法古城

从古里安机场出发向西行进没有多久就到达了雅法古城,雅法(Yafo/Jaffa)是以色列最古老的港口,在圣经中多次以“约帕”这个名字提到。以色列复国运动中最早一批犹太移民就是从这个港口登陆的。

雅法是最靠近耶路撒冷的港口,当年所罗门王建造圣殿所需要的各种木料,就是从黎巴嫩走水路运到雅法港,然后再走陆路转运到耶路撒冷。

历代志下 2:16 我们必照你所需用的、从黎巴嫩砍伐树木、扎成筏子、浮海运到约帕.你可以从那里运到耶路撒冷

约拿就是从这个港口出海,然后,被鲸鱼吞了…

约拿书: 1:3约拿却起来、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下到约帕、遇见一只船、要往他施去。他就给了船价、上了船、要与船上的人同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

使徒行传里也有大量的往来于雅法的记录。

悠闲钓鱼的居民

雅法古城内景,路很窄,很安静。旁边有些卖创意品小店和个人艺术工作室,颇具小资情调。

雅法古城的小巷

古城内部有一棵悬空的橙子树,虽说看上去只是某个艺术家的创意作品,但橙子本身是雅法的特产,这里的橙子品种被称为雅法橙(Jaffa orange),在现代以色列的历史中有着重要的印记。时逢一战刚结束,英国人击败土耳其人成为巴勒斯坦的宗主国。这个时候欧洲人开始认识到维C的重要价值,雅法橙因其良好的品质得到了欧洲市场的青睐,需求量急剧上升,巴勒斯坦成为英国最大的橙子种植殖民地。早期到达巴勒斯坦的犹太殖民者就是通过种植雅法橙逐渐积累了财富。可以说是从橙子种植业开始,这一地区逐渐走向繁荣。这个时候犹太移民和当地阿拉伯人邻居相处的还是十分融洽,阿拉伯人为橙子种植园提供丰富的劳动力资源,犹太移民给当地居民带来了西方的资本、技术和医疗,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条件。

雅法城内的橙子树

从雅法古城向北望去,那片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就是特拉维夫

从雅法遥看特拉维夫

特拉维夫紧挨着雅法,步行就可以边走边逛到特拉维夫。


第二站 特拉维夫

20世纪初的犹太移民从雅法港登陆,开始建设移民点,他们最先选择了雅法北边的沙丘来建立他们的移民点,这些移民点逐渐发展壮大,逐渐发展成一个现代化大都市,也是现代第一个犹太人城市。在命名这个城市时,采用了Tel Aviv这个名字,意思是春天(aviv)的小丘(tel)。这个名字出自圣经里以西结书3:15提到的提勒亚毕(Tel Abib)(这座城市应该在现在的伊拉克)现在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以色列的经济中心。

从雅法出发,沿着沙滩向北走,西边是一望无际的地中海,东边是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

特拉维夫海滩

地中海阳光确实非常明媚,在12月份还是看到不少在沙滩上休闲晒太阳的人。

沙滩休闲的人们

20世纪20-30年代,随着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加剧,大量德国犹太人开始移民到这里,这些德国犹太人也带来了当时在德国风靡的包豪斯(Hausbau)建筑风格,当时正值大量移民涌入,城市急剧扩展时期,从而使得特拉维夫成为唯一一个完全按照包豪斯风格建设的城市,还因此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特拉维夫的建筑

有点意思的建筑,在特拉维夫不罕见

不懂建筑学,总体感觉特拉维夫的建筑确实有些与众不同,但也说不好这种风格有什么特征,特拉维夫又称为白城(The White City),难道是因为大白楼比较多?

因为时间有限,加上当时地图显示城里堵车较严重,遂只在海滩边欣赏了城市边缘的几幢建筑,没有深入城市内部。城里的罗尔斯柴尔德大道,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据说都值得一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研究下。

开始往雅法方向返回取车,经过一位翻垃圾桶的老人,周边被鸽子围绕。一个捡垃圾的场景却看上去颇具美感。实际上这位老人是典型的极端正统犹太人打扮,穿着十分正式且整齐,却在捡垃圾。关于这个族群,我们会在后面的文章详细提到。

翻垃圾桶的极端正统犹太人

再往前走,靠近雅法城的地方有一处钟楼,还有类似凯旋门的地方,没细查,看介绍貌似和马木留克时期有点关系

钟楼

一个小凯旋门

钟楼旁有一位老师带着学生做讲解,说明此处还是有点历史意义的,欢迎有了解的朋友们留言分享

在历史建筑前上课


第三站 凯撒利亚

下午5点,准备出发前往酒店,天还没黑,看到沿途有个叫凯撒利亚的地方,如果错过,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来了,必须绕去一趟。

凯撒利亚(Caesarea),在特拉维夫北边,一听这个名字就是一座罗马城市,实际上,这里是当时的犹太希律王为讨好罗马皇帝而扩建并命名的,这里曾经作为罗马犹太省首府。在圣经中名为该撒利亚,在使徒行传中大量出现。

腓利在此传福音

徒8:40 后来有人在亚锁都遇见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传福音、直到该撒利亚。

这里有第一个成为基督徒的外邦人

10:1 在该撒利亚有一个人,名叫哥尼流,是义大利营的百夫长。

保罗在这里被关押过

徒25:2-4 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向他控告保罗、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将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他们要在路上埋伏杀害他。非斯都却回答说、保罗押在该撒利亚、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

到达凯撒利亚老城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个地方现在是个景点,进去需要买门票的。不过因为已过营业时间,没人卖票了,门没关,就走进去看看吧。

凯撒利亚古城近景

漆黑的夜晚,借着外部昏暗的灯光,穿过这样古老的拱形门洞,不由地生出一丝紧张

凯撒利亚古城的门洞

微弱的灯光下,从门洞走进去,一路上看不到人,路旁散落着大量的断裂的石柱,废墟,石块,诉说着这种城市曾经的辉煌与动荡。

到处是断壁残垣

凯撒利亚的海湾,历史上真实的凯撒利亚规模会比这里大很多,曾经是巴勒斯坦最大的港口城市,十字军曾经在此登陆,这座城市也在十字军和穆斯林间多次易手,最终被马木留克彻底摧毁。

凯撒利亚港湾夜景

靠近海边的一些幸存的古建筑,现在被改造成商店和餐厅,这个时候还亮着灯,传来阵阵音乐声,稍稍感觉有了些人气。

在这儿喝的不是咖啡,是历史


第四站 海法 Haifa

从凯撒利亚出来,开车到海法的酒店住下已经很晚了,接下来的3天,我将在这里度过。

海法是以色列北部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以色列第三大城市,仅次于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海法在历史上并不出名,是20世纪初才兴起的城市,但现在是现代以色列重要的工业城市,这里有以色列最大的科技园区,很多高科技公司都在此设有研发中心。

我住的酒店在卡梅尔山(Mt. Carmel)上,这里的卡梅尔山就是圣经里的迦密山

这里是圣经里最著名的先知斗法事件的发生地。

王上18:18-19以利亚说、使以色列遭灾的不是我、乃是你、和你父家、因为你们离弃耶和华的诫命、去随从巴力。现在你当差遣人、招聚以色列众人、和事奉巴力的那四百五十个先知、并耶洗别所供养事奉亚舍拉的那四百个先知、使他们都上迦密山去见我。

卡梅尔山上就有个与以利亚有关的景点-以利亚的洞穴(Elijah"s Cave)

虽然是一个小众的景点,但和历史人物有关,还是要去一趟的。挑了一天早起上班前来这逛了一圈。这个山洞在卡梅尔山靠海边的那一面,现在是一个犹太会堂(synagogue)。这是我此趟进入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犹太会堂,后面虽然路过不少,但再没有机会进去。

以利亚洞穴外景

这个洞穴被中间一个屏风隔开,供男人和女人分别敬拜。屏风上挂满了关于会堂、圣殿、历史的介绍。

以利亚洞穴内景

会堂内的大妈,裹着头巾,看来并不只有穆斯林妇女戴头巾

在这里,一个犹太大妈指着一个帘子后面告诉我,以利亚是在这个位置升天的,并主动提出帮我照相。不过我后来没有在网上查到过这种说法。

据说以利亚是在这里升天的?

走出以利亚的洞穴,下面有一个以色列海军博物馆。海法有以色列最大的深水港,也是以色列海军基地所在地。雅法、凯撒利亚这些历史港口的规模和这儿比可不是一个量级的。

以色列海军博物馆,外面是荷枪实弹的军人

我的酒店的位置就在卡梅尔山顶,从山上可以远眺整个海湾。下面紧挨着的是巴哈伊花园的后门。巴哈伊花园(Baha’I Gardens)是海法的著名景点。巴哈伊是个创立于19世纪伊朗的新兴宗教,据说很时髦,当地很多名人都信这个。

从卡梅尔山顶眺望海湾,正对着的是巴哈伊花园的后门

海法港夜景

巴哈伊花园据说是来海法必去的景点,白天工作没时间进去,有点可惜,只有晚上来看看了。

巴哈伊花园正门


与犹太人的交流

这次出差拜访的合作伙伴公司地点是在海法往南的科技园区,虽然出差不能像旅游一样把景点逛得尽兴,但也不失为近距离了解当地人生活的好机会。

这个科技园所处位置比较偏,没什么生活设施,公交系统也几乎没有,当地人都开车上下班,单程近一点的也得50公里,远一点的100来公里,不过以色列路都修的很合理,几乎不堵车,高速上跑到110算慢的。

以色列的工作日是从周日到周四,周五周六休息,其中周五日落开始到周六日落结束安息日,安息日期间犹太人的所有商业都会歇业,包括公交运输系统,但阿拉伯人的商贩营业时间不遵循这个要求。

以色列不但是个犹太国家,更是个移民国家。这次和我开会的有三个人,一个资深总监年纪很大,是波兰移民的后代,他的父母是犹太复国主义者,并且积极参加基布兹(Kibbutz,类似于我们人们公社的共产主义农庄),是典型的社会主义者,他们是推动以色列建国的主力的一批移民。(据说他父母有7个兄弟姐妹,30年代时曾经想邀请他们来巴勒斯坦,但他们当时不相信灾难会真的发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的两个属下都来自称来自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国家“苏联”。他们都是80后,随父母移民而来。后来查资料,在20世纪中后期,确实有一波持续的俄裔犹太人移民浪潮,而且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技术人员,这批移民为以色列后来的经济技术发展提供了丰富的人力资源。

为吸引犹太人来以色列,以色列有一条规定,就是全世界的犹太人只要踏上以色列的国土,就可以获得以色列国籍。但是如何判断一个是不是犹太人呢?

大家讨论了半天,也没有个确切的结论。相貌上肯定不可靠,传统上犹太人的相貌特征符合“黑发,大鼻子,耳朵比较尖”,如果说那个波兰总监还算有点符合的话,两个俄裔小伙则是典型的东欧白人长相,有个还是偏金发。

另一个办法是查谱系,大离散之后,为了保证犹太人血统,有一条规则是,一个人的母亲如果是犹太人,则他就被可以算作犹太人;但一个人的父亲是犹太人,并不足以证明他是犹太人,因为他不一定是他老爹亲生的…也就是说现在犹太人的血缘谱系是由母亲来维系的

这也侧面反映了为了在大离散的时代背景下,为了保持犹太信仰的延续性,犹太人做了多少的努力,按照这个规则,一个犹太男人如果看重自己犹太身份,就一定会找一个犹太女人结婚,否则自己的犹太身份就不能传给后代;反之,一个犹太男人如果轻看自己的犹太身份,随便找个女人结婚,那他的后代也就自动失去犹太身份。

那如何确认母亲的犹太身份呢?他们说会有一些类似族谱的记录,而且会问一些关于犹太信仰的问题的方式来判断。根据之前的分析,犹太血统和犹太信仰是比较耦合的,如果一个犹太社群放弃了犹太信仰,那么按照前的统计方法,其后代会很快断开犹太血统;反过来,一个犹太社群的信仰保持的较好,这个社群犹太血统的纯正性就可以得到不错的保障。粗粗想来还是说的通的。

(话说灯塔国长公主为了嫁给犹太人而加入犹太教,不知这种是否算是成为犹太人呢?可惜当时去的时候川大尚未登基,否则可以好好问问以色列当地人的看法)

这次去的时候正值以色列的雨季(12月-2月),以色列会经常性的下雨,关于以色列的雨,用他们的话说,“You gotta no rain,You gotta shower”。有可能是移民的缘故,吐槽以色列气候的人还蛮多的。

以色列的语言是希伯来语,但他们告诉我,只有到近代,犹太人才被允许说希伯来语,历史上犹太人是不允许说希伯来语的,因为这是“神的语言”,那时的犹太人会说一些类似希伯来语的方言,比如Yiddish

在以色列的当地人英文普遍都很好,会英语的话,在以色列自由行没有任何沟通问题。当然,学两句希伯来语肯定没坏处,最常见的一句希伯来文是:shalom,意思是平安,犹太人和你打招呼时都会这么说。还有一句slikha也常听到,等价于excuse me


在海法的第三天早上看到了一个美妙的景象,海法被厚重的黑云笼罩,然后云中逐渐露出一片空隙,强烈的阳光照射下来,给下面的城市撒上了一层金色,如同圣光照耀一般。

圣光照耀?可惜手机拍不出效果

可惜手机拍摄效果有限,不能完全反映出那种圣光照耀的感觉。在后面的旅行中,也多次看到了类似的景象,有一次在高速上,一片乌云中,一道光像手电筒一样直射在一个建在小山头上的城镇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种光柱的效果,可惜开车中没有机会拍摄下来。我想,也许正是这里独特的气候现象,引导着古代犹太人思考什么叫做“神圣”。


为期三天的交流也结束了,以色列的周末也到了。特拉维夫和海法,让我充分感受了现代以色列的风貌,接下来的两天,我要好好在以色列好好逛逛了,以色列探秘之旅正式开启!

路线:拿撒勒-加利利-耶路撒冷

敬请期待。

后篇 一个人的以色列探秘之旅(二) 沿着耶稣的足迹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