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不平静的斋月:东耶路撒冷冲突、疫苗歧视与以色列的种族隔离

2022-11-29 09:05:26 1045

摘要:庄沐杨五月以来,在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街区——东耶路撒冷主要的巴勒斯坦居民区,开始发生以色列当局主导的系统性地驱逐巴勒斯坦居民,并扩大犹太人定居点的暴力行为。5月7日,聚集在阿克萨(Al-Aqsa)清真寺的巴勒...

庄沐杨

五月以来,在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街区——东耶路撒冷主要的巴勒斯坦居民区,开始发生以色列当局主导的系统性地驱逐巴勒斯坦居民,并扩大犹太人定居点的暴力行为。5月7日,聚集在阿克萨(Al-Aqsa)清真寺的巴勒斯坦抗议者与前来镇压的以色列警方爆发冲突,有超过20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5月9日的耶路撒冷日,庆祝集会取消,色列军警进驻东巴勒斯坦,武力镇压示威民众。哈马斯在警告以方无果后超以色列境内发射了火箭炮,而以色列在5月10日则向加沙发射火箭炮作为回击——造成包括3名儿童在内的9名当地巴勒斯坦居民死亡。11日,以军继续向加沙开火并展开空袭,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并再度袭击了东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

事实上,疫情以来,作为疫苗模范国家的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疫苗歧视政策就饱受国际社会指责。本次事件更是点燃了国际社会的怒火。除却各国官方发表的谴责声明外,推特和脸熟等社交媒体上,各地民众以#SaveSheikhJarrah的hashtag表达对巴勒斯坦的支持,全球很多城市在近日都发生了声援巴勒斯坦的示威游行。

5月7日,一批巴勒斯坦居民聚集在东耶路撒冷的穆斯林圣地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抗议占领此处的以色列当局近来在当地强推犹太人定居点、驱逐巴勒斯坦居民的举动。但随后,巴勒斯坦抗议者与前来镇压的以色列警方爆发冲突,据巴勒斯坦红新月会(Palestinian Red Crescent)所述,目前已有超过200名巴勒斯坦人受伤,以色列警方则宣称有10余名警员在冲突中负伤,另有不少示威者被捕。这起事件引发了多个国家的关注与发声,联合国也对以色列当局提出警告。冲突在周一的“耶路撒冷日”(Jerusalem Day)继续激化,以色列方面也出动武装力量试图镇压东耶路撒冷的抗议人群。在今年的穆斯林斋月期间,东耶路撒冷持续出现巴以双方的暴力冲突,背后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一带不断扩张犹太人定居点、驱赶乃至暴力驱逐当地巴勒斯坦居民等一系列行为必然导致的结果。漫长的新冠疫情或许掩盖了不少原本已经存在的矛盾,但另一方面,这些早已存在的暗流又在疫情转好、族群矛盾激化之际再度被搬上台面。

2021年5月10日,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和阿克萨清真寺发生暴力冲突,已导致超200人受伤。

斋月期间的冲突与抗议

5月7日是穆斯林传统斋月的最后一个周五,大批巴勒斯坦人聚集在位于耶路撒冷古城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祷告,但这个夜晚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平静。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尤其是在斋月期间,以色列当局在东耶路撒冷强行扩张犹太人定居点,但相关行动却是在侵犯当地巴勒斯坦居民合法权益的基础上推行的。

4月13日,也就是在穆斯林斋月刚刚开始时,以色列当局就采取了不少措施,包括在通往耶路撒冷旧城圣殿山——也就是阿克萨清真寺的所在地——的大马士革门处设置路障,这被不少巴勒斯坦人解读为当局有意妨碍他们在大马士革门前集会和举行相关宗教仪式。封锁大马士革门的举动很快引发了当地的阿拉伯居民和以色列警方以及犹太居民之间的进一步冲突。据报道,一些记录巴勒斯坦人如何攻击犹太教徒(包括两名男孩)的网络短视频在以色列犹太人之间流传开来,引发了犹太族群的愤怒。另一方面,以色列的犹太极端主义势力也不断攻击当地的巴勒斯坦居民,例如,一名巴勒斯坦司机在行车途中停下抗议极端犹太青年的反穆斯林口号,却为此遭到了对方的攻击;也有不少犹太极端分子高喊“阿拉伯人去死”(death to Arabs)的口号,冲进巴勒斯坦社区。一些犹太极端分子还会在西耶路撒冷和东耶路撒冷之间拦截过往车辆,检查司机是犹太裔还是阿拉伯人——后者一经发现自然少不了受到侮辱乃至殴打。

到了4月23日,这一系列的冲突达到了一个顶点。数百名巴勒斯坦民众聚集在已经被勒令封锁的大马士革门前,随后与守在该处的警方爆发冲突。现场画面显示,巴勒斯坦抗议民众持续向警察投掷石块和玻璃瓶,随着冲突升级,警方也开始用橡胶子弹、高压水枪等试图驱散人群。而隶属犹太极右翼组织勒哈瓦(Lehava)的部分以色列民众也试图进入冲突现场,但一度为警方设置的路障所阻截,现场的犹太极端分子不断高喊反阿拉伯人的口号。另据以色列媒体报道,这些极端分子和以色列警方之间同样爆发了冲突。一连串的暴力冲突一直持续着,并且扩散到了耶路撒冷多处。这一局势也促使美国驻以色列使馆发表声明,呼吁各方冷静,并避免冲突进一步恶化。

眼看斋月即将进入最后一周,5月7日晚间的圣殿山阿克萨清真寺再一次见证了巴以双方的暴力冲突。以色列警方事后宣称,当局已经预留了足够时间让穆斯林信众撤离,总理内塔尼亚胡也表示该国完全尊重民众进行宗教朝拜的权利。事实上,这一连串的暴力冲突持续不断——就在上周六(5月8日)晚间,大马士革门前同样爆发了巴勒斯坦民众和以色列警方之间的冲突。一连串的暴力抗议和镇压事件似乎也正在将巴以双方又一次推向战争的边缘:自斋月开始的冲突事件以来,巴勒斯坦方面就持续向以色列方面发射火箭弹,就在9日,又有一枚火箭弹打到以色列领土,而以色列部队随后也展开了报复行动。对此,国际各界也试图发声干预:美国方面呼吁盟友以色列避免将事态激化,而一向声援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国家,包括土耳其在内,则延续了对以色列的强硬措辞,埃尔多安甚至直斥以色列是一个“恐怖国家”(terror state)。

与斋月期间的巴以冲突密切相关的背景之一是,以色列在其占领的东耶路撒冷一带强行开辟犹太人定居点,并驱逐当地的巴勒斯坦居民,甚至不惜采取暴力手段,将他们赶出世代生活的家园。以色列方面也回击称,巴勒斯坦方面有意借助东耶路撒冷的定居点争端来煽动当地的巴勒斯坦民众发动骚乱。但该国的暴力驱逐行为在被曝光后,还是免不了受到国际各界的抨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也警告以色列当局,不要继续非法驱逐当地的巴勒斯坦居民,因为法理上东耶路撒冷仍非以色列的领土,作为占领国的以色列如此侵犯私人土地和居住权益既违反人道主义法,也有可能进一步构成战争罪。

以色列是否背负战争罪名尚未有定论,但巴以之间的战火却在5月份以来到达一触即发的地步。在9日也就是耶路撒冷日,原定举行的庆祝游行因当前形势而取消;另一方面,以色列的军警也已经进驻东耶路撒冷,武力镇压当地的巴勒斯坦示威民众。但大规模的示威并未就此停下,依然有相当一部分民众聚集在耶路撒冷旧城一带,但他们也为此遭到了以色列武装力量的攻击;除了耶路撒冷,在特拉维夫也出现了巴勒斯坦人的集会与示威。而在警告以色列当局未取得满意回应之后,哈马斯方面则开始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炮,据悉这一举措得到了耶路撒冷示威人群的欢迎,但此举也意味着巴以双方走到了全面战争的边缘——作为回击,以色列方面也在5月10日向哈马斯驻扎的加沙一带发射了火箭炮,造成包括3名儿童在内的9名当地居民死亡;哈马斯随后要求以色列当局解除对阿克萨清真寺的封锁,但在以色列方面,总理内塔尼亚胡立场强硬,在他表示该国会强力回应哈马斯的攻击之后,以军也在11日继续向加沙开火并展开空袭,并宣称摧毁了加沙的130处“军事设施”,同时也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

冲突急剧升级之后,联合国方面再度发声谴责以色列针对的军事行动,美国方面则有拜登政府发声表示“关切”,众议院奥马尔则抨击以色列空袭加沙是恐怖主义行为,土耳其当局也继续谴责以色列的“恐怖”行径。然而,国际各界并没有就目前的局势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在美国国内,包括杨安泽在内的不少政界人士则出面表示对受哈马斯袭击侵扰的以色列居民的支持。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密切已是众人皆知,但作为潜在的调停力量,该国政坛传出的多种声音也表明了此次事件背后原因之复杂:以东耶路撒冷斋月冲突为例,人们可以管窥到的是自二战结束以来漫长且无止境的巴以冲突。

2021年5月11日,加沙地区,以军空袭加沙地带引发大火,造成的死亡人数增加到20人,死者包括儿童和妇女。

以色列的“种族隔离”

除了争议颇多的定居点扩张之外,以色列在进入21世纪之后开始在其所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土地上建造隔离墙。这一举措在巴勒斯坦方面看来实属公然施行种族隔离,而国际各界也大多反对隔离墙的设置:联合国大会就曾在2003年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方面拆除这些隔离墙。以色列方面则表示,这些隔离设施的建造是为了遏制在该国“境内”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自2000年沙龙访问东耶路撒冷圣殿山之后,巴以之间的冲突就日益升级,与之相伴的是阿克萨起义及相关的恐怖主义活动。实际上,不仅巴勒斯坦方面不满沙龙到访圣殿山,以色列国内也有极端分子因为不满该国在《奥斯陆协定》之中作出的“让步”,而在约旦河西岸展开恐怖主义活动。

隔离墙引发的争议主要有两点,其一是领土纠纷。隔离墙的修筑被包括约旦在内的邻国和其他阿拉伯国家视作以色列蚕食约旦河西岸土地的行为,因为这些隔离设施往往越过以色列与约旦之间划定的边界线,也就是所谓“绿线”(green line)。绿线并非法定国界,而是因应中东战争及相关停战协定而划定的暂定边界线。隔离墙的另一大争议要属上文提到的种族隔离问题。实际上,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设置物理隔离设施,区分定居在以色列境内或其所控制的土地上的族群,这一设想早在阿克萨起义之前就已经萌发,后者不过是为以色列当局提供了一个看似正当的借口,即便如今巴勒斯坦的恐怖组织业已找到绕过隔离墙的方法。

就在上个月底,人权观察组织出具了一份报告,控诉以色列当局在其所占有土地上长期以来的种族隔离罪行。报告指出,以色列在占领加沙与约旦河西岸等地之后,长年给予犹太居民各项便利,而当地的巴勒斯坦人则无法享有相应的优惠,甚至长期遭受区别对待和歧视。国际各界过往对于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的统治采取谴责但又缺乏实际干预的态度,因为多数人往往默认现状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认为这只是达成巴以永久和平路上的必经之路。但实际情况却是,以色列方面从未表示过他们将放弃对所占有土地的主张,同时也持续推进各种侵犯巴勒斯坦人权的政策,隔离墙就是其中之一。这些设施的建立,在物理上隔离了当地巴勒斯坦人的自由生活和往来通勤;相应地,即便这些巴勒斯坦人选择入籍以色列,他们的申请获批概率也不甚乐观。

但很显然,这份报告除了唤起国际社会对于以色列种族隔离问题的关注之外,并未能在短时间内产生太大的实际影响。《华盛顿邮报》就援引了一份调查问卷,表明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在对待所谓种族隔离问题上的迥异态度,两方受访者对于这些领土的实际控制者、隔离措施的实际影响以及该地局势的未来走向都有着不同的看法。另一种声音则出现在了《外交政策》的一篇文章上,该文作者质疑这份报告虽然有其合理之处,但对于如何保障以色列普通民众免受恐怖袭击侵扰和伤害并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换言之,在当下要达成巴以和解,已经无法仅仅依靠让以色列人做出让步来达成了。

在疫情之下,除了斋月期间的定居点暴力和阿克萨清真寺冲突之外,作为新冠病毒疫苗施打最成功的国家之一,以色列在疫苗接种方面虽然堪称各国的防疫典范,但在面对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时的区别对待也同样遭到了外界指责。也是在上个月,有关以色列疫苗接种计划的指责声音开始出现,就连以色列卫生部门的负责人也公开呼吁要将剩余的疫苗库存提供给该国境内的巴勒斯坦居民。当前以色列有超过六成人口接种了疫苗,另有一成人口则是在感染病毒之后恢复健康,并带有抗体。无疑,在推进疫苗接种上,以色列做得足够出色,但出色背后却是一系列种族隔离或歧视政策的延续。

在巴勒斯坦民众聚集区,人们并没有受惠于疫苗接种,而那里的疫情并不乐观。其中,约旦河西岸在4月下旬依然受到新一轮疫情的冲击,感染率高达21%;在加沙,日增新病例数最高达到1000例,而那里的巴勒斯坦人口是200万左右。多数受访的巴勒斯坦民众表示他们在疫苗接种计划中被无视了:目前仅有3.6%的巴勒斯坦人接种了一剂疫苗,完成两剂接种的则不到该族群的1%。而且,多数接种疫苗的巴勒斯坦人是由于工作原因,需要与犹太居民接触,因而得到允许注射疫苗。以色列方面宣称,根据《奥斯陆协定》,巴勒斯坦当局应当为约旦河西岸的疫苗接种负责,而加沙地带则尚处于恐怖组织哈马斯的控制下,难以开展全面的疫苗接种。如今以色列很有可能仍有大量富余的新冠疫苗,但这些库存并没有流向该国控制领土上的巴勒斯坦社区——后者所收到的疫苗多来自中国和俄罗斯。

以色列在疫苗问题上的歧视政策也引发了外界舆论不满。《卫报》的一则评论就谴责了以色列的防疫政策和疫苗接种安排,称内塔尼亚胡政府宁可对外兜售剩余的疫苗库存,也不愿意改变政策让巴勒斯坦民众也可以接种。此外,该文还讽刺了一些英美媒体对于以色列抗疫成功的报道,认为美国有义务督促以色列当局在疫苗接种上对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一视同仁。当然,文章最后也不免悲观地指出,即使全球大流行结束,以色列境内的族群差异和种族隔离情况依然会继续延续下去,疫苗问题只是疫情期间的一个突出案例。

2021年2月18日,以色列特拉维夫,市民接种新冠疫苗。

“后疫情”与“新时代”?

诚如《卫报》的评论及其他报道所说,以色列在新冠疫苗接种率上傲视全球,并且已经推出了“疫苗护照”等措施,似乎即将领先各国步入“后疫情”时代。但即便如此,巴勒斯坦居民的低接种率和高感染率,依然给该国的防疫工作埋下了不小的隐患。除此之外,随着总体疫情的受控,过往一直徘徊在巴以上空的诸多政治问题又重新被搬上台面。除了因为定居点暴力而引发的斋月冲突之外,原本在疫情前就摇摆不定的以色列政坛似乎又将再度面临一次全国大选——总理内塔尼亚胡得益于疫情,避免了其所在的利库德集团丢失政权,自己也从腐败案指控中暂时脱身,带领以色列成功阻击了疫情。

但内塔尼亚胡的强人政治路线免不了会激化本土的巴以族群冲突。在过去几次选举之中,利库德集团及其主要对手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即需要用尽一切手段组成联合政府。为此,内塔尼亚胡和其所属的利库德集团也免不了向各方势力妥协,上文提到的极端犹太组织勒哈瓦就是内塔尼亚胡拥抱的对象之一。当然,这位长期执政的以色列总理本身的政治立场也非常鲜明,在本月的阿克萨清真寺冲突爆发之后,他先后表态称,以色列允许宗教朝拜的权力,又声明该国不会放弃在东耶路撒冷继续建造新的定居点。

目前来看,以色列总统里夫林(Reuven Rivlin)很有可能将组阁权力交给内塔尼亚胡的主要竞争对手拉皮德(Yair Lapid),后者在120名国会议员中获得了约45人的支持,同时也有意搭档另一名潜在人选贝内特(Naftali Bennett)联手拿下政权。不过,内塔尼亚胡依然握有相当大的话语权,例如他可以通过利库德集团的议员向总统施压或斡旋,改变组阁权力的归属。考虑到过往三年来内塔尼亚胡屡次延续自己的总理生涯,而悬而未决的腐败案也由于疫情被搁置,一些舆论依然认为现在判断内塔尼亚胡时代已经终结还为时尚早。

颇有些令人意外的是,内塔尼亚胡为了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不仅把目光投向了极右翼,还将阿拉伯政党视作他的潜在(或已经是)合作伙伴。考虑到以色列境内犹太民族主义和极端势力的抬头,近年来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政党也不吝发声,并且阿拉伯裔公民的投票意愿也日渐提升。因此,内塔尼亚胡有意向阿拉伯政党抛出橄榄枝,这也意味着该国的政治生态或将发生明显的变化:右翼政党乃至中间力量都不得不正视阿拉伯政党在整个以色列政坛的合法地位,而且这股力量哪怕手里握有的议席数量并不算多,但在现有的选举形势之下,很有可能扮演“造王者”的角色。《外交政策》的一则分析文章就认为,或许将来人们梳理内塔尼亚胡的政治遗产时会发现,这位强人总理出人意料地成为了促成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政治势力合法化的推手。只是,内塔尼亚胡的策略转变和斋月间连续不断的暴力冲突,或许也吊诡地表明: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的政治前景并没有那么悲观,而未来一段时间的巴以关系也没有那么乐观。

参考资料:

Dozens wounded as Israeli forces raid Al-Aqsa compound: Live, Al Jazeera, May 10, 2021: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5/10/israeli-forces-raid-al-aqsa-compound-live

“Dozens of Palestinians injured in police clashes as Jewish extremists chanting ‘Death to Arabs’ march in Jerusalem”, CNN, Apr. 23, 2021: https://edition.cnn.com/2021/04/23/middleeast/jerusalem-clashes-injured-intl/index.html

“The United States Ignoring Israel’s Violence Against Palestinians Is Normalizing It”, Foreign Policy, May 6, 2021: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1/05/06/israel-palestine-united-states-extremism-netanyahu-lehava-jerusalem-violence-sheikh-jarrah/

“UN Calls on Israel to Halt Evictions of Palestinians in East Jerusalem”, VOA, May 8, 2021: https://www.voanews.com/middle-east/un-calls-israel-halt-evictions-palestinians-east-jerusalem#:~:text=UN%20Calls%20on%20Israel%20to%20Halt%20Evictions%20of%20Palestinians%20in%20East%20Jerusalem,-By%20Lisa%20Schlein&text=The%20U.N.%20agency%20says%20that,eviction%20of%20eight%20refugee%20families.

“"Hundreds join" settler violence”, BBC News, Oct. 8, 2008: http://news.bbc.co.uk/2/hi/middle_east/7647991.stm

“Barak: Consider "hilltop youth" a terror group”, The Jerusalem Post, Dec. 14, 2021: https://www.jpost.com/defense/barak-consider-hilltop-youth-a-terror-group

“Targeting of Israeli civilians by Palestinians”, B’tselem, Nov. 11, 2017: https://www.btselem.org/israeli_civilians

“Israel settler violence against Palestinians rising drastically, UN warns”, Middle East Monitor, Apr. 21, 2021: https://www.middleeastmonitor.com/20210416-israel-settler-violence-against-palestinians-rising-drastically-un-warns/

“Washington Has Enabled Israeli Extremism”, Foreign Policy, May 6, 2021,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1/05/06/israel-palestine-united-states-extremism-netanyahu-lehava-jerusalem-violence-sheikh-jarrah/

“A Threshold Crossed: Israeli Authorities and the Crimes of Apartheid and Persecution”, Human Rights Watch, Apr. 27, 2021: https://www.hrw.org/report/2021/04/27/threshold-crossed/israeli-authorities-and-crimes-apartheid-and-persecution

“The Human Rights Watch Report About Israeli Apartheid Doesn’t Make a Difference”, Foreign Policy, May 6, 2021: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1/05/06/israels-apartheid-doesnt-make-a-difference/

“Critics say it’s apartheid. Do Israelis and Palestinians think it is?”, The Washington Post, May 8, 202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1/05/08/critics-say-its-apartheid-do-israelis-palestinians-think-it-is/

“Israel pushes forward with successful vaccine program, but Palestinians feel left behind”, PBS, Apr. 19, 2021: https://www.pbs.org/newshour/show/israel-pushes-forward-with-successful-vaccine-program-but-palestinians-feel-left-behind

“Health chief urges Israel to use vaccine stockpile to inoculate Palestinians”, The Times of Israel, May 7, 2021: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health-chief-urges-israel-to-help-vaccinate-the-palestinians/

“The US media is touting Israel"s Covid recovery. But occupied Palestinians are left out”, The Guardian, Apr. 9, 2021: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1/apr/09/the-us-media-is-touting-israels-covid-recovery-but-occupied-palestinians-are-left-out

“Netanyahu: Israel ‘rejects’ pressure not to build in Jerusalem”, Al Jazeera, May 9, 2021: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5/9/netanyahu-israel-rejects-pressure-not-to-build-in-jerusalem

“The End of the Netanyahu Era? Not Quite Yet”, Hareetz, May 5, 2021: https://www.haaretz.com/israel-news/elections/.premium.HIGHLIGHT-netanyahu-s-deposition-is-in-touching-distance-but-still-far-from-inevitable-1.9777424

“How Netanyahu Learned to Love Israeli Arab Parties”, Foreign Policy, May 7, 2021: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1/05/07/how-netanyahu-learned-to-love-israeli-arab-parties/

责任编辑:伍勤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