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十字军的东征,攻占耶路撒冷

2022-11-29 08:50:44 458

摘要:安条克攻防战结束后不久,波埃蒙多与圣吉尔的矛盾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主要问题在于安条克的统治权,波埃蒙多认为他对安条克的攻取功劳最大,理应获得安条克的统治权,而圣吉尔则认为既然所有的诸侯都对东罗马帝国皇帝宣誓效忠,安条克应当归东罗马帝国所有。...

安条克攻防战结束后不久,波埃蒙多与圣吉尔的矛盾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主要问题在于安条克的统治权,波埃蒙多认为他对安条克的攻取功劳最大,理应获得安条克的统治权,而圣吉尔则认为既然所有的诸侯都对东罗马帝国皇帝宣誓效忠,安条克应当归东罗马帝国所有。

其实除了圣吉尔,其他的诸侯都对东罗马帝国皇帝阿莱西奥斯一世强烈不满,诸侯们给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就是派遣使者去君士坦丁堡,请求东罗马帝国接收安条克,但阿莱西奥斯一世表示要再过8个月才能接手安条克,安条克便与东罗马帝国擦肩而过了。

瘟疫

此时的安条克爆发了瘟疫,主教阿德马尔在瘟疫中逝世。整个十字军都因为阿德马尔的死而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包括冷酷的波埃蒙多和脾气火爆的圣吉尔。

到了8月,瘟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安条克,诸侯们不得不带着自己的士兵去往周边城镇避难。在这一时期,波埃蒙多与热那亚人达成了协议,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招商引资”,他以安条克城主的身份出售了安条克城内的部分房产给热那亚人,并允许他们在安条克经营商业,条件是热那亚人在海运方面的支持,当然一向精明于生意的热那亚人不想介入政治斗争,协议中也添加了“一旦波埃蒙多与圣吉尔发生冲突,热那亚将保持中立”的条款。

直到9月份,疫情才开始好转,诸侯们又带着自己的军队陆续回到了安条克。关于安条克的最终归属,经过诸侯们一番激烈的争论,由于除了圣吉尔之外的所有诸侯都同意由波埃蒙多掌管安条克,因此安条克最终也就成为了波埃蒙多的领地。

毕竟,对于想要进军耶路撒冷的诸侯们来说,他们非常希望能有一个稳定的后方,如果按照圣吉尔的意见交给东罗马帝国皇帝阿莱西奥斯一世,他们都不会放心。

出征前的准备

一座城市的经营不仅仅是这座城市,随着城市的发展壮大,更需要周边城镇的支撑,如粮食、手工制品和工业原材料等等。

深知这一点的波埃蒙多在获得安条克的控制权后边开始了对周边区域的征服。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小城镇是玛拉特●安努曼,这里聚集了大量战败的塞尔柱突厥人。波埃蒙多、弗兰德斯和圣吉尔都来到了这座城市对其开展了围攻。出于经营这一地区的考虑,波埃蒙多想要说服城内的敌军投降,并保证其安全,便派出了使者,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说服了这座城市的守军投降。正当波埃蒙多要接手这座城市的时候,圣吉尔已经造好了攻城器具,由于他俩水火不容,自然也没通过气,圣吉尔一口气攻下了毫无防备的玛拉特●安努曼,之后就把城中的居民屠杀一通,剩下的当了奴隶贩卖。

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不光彩角色的是犹太人,他们介于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在很多把异教徒变为奴隶的贸易中,犹太人当了中间商。拿下这座城市的圣吉尔获得了城市控制权,但是在之后发生了恐怖的事件,圣吉尔的士兵因为饥饿,竟然把手伸向了尸体,也就是一些穆斯林史料中记载的“吃人”事件。

这个事件使圣吉尔蒙羞,一怒之下他烧毁了玛拉特●安努曼。

在做好了出征的准备后,诸侯们也陆续出发,向此次东征的最终目的地耶路撒冷进发。

第一个出发的是圣吉尔,出发时间是1099年1月中旬。见圣吉尔出发了,其他的诸侯也陆续开拔,往耶路撒冷开去。

开往耶路撒冷的诸侯部队与一开始出发时候的部队减少了许多,此次参战的诸侯有:

洛林公爵戈德弗鲁瓦和其弟尤斯塔斯、图卢兹公爵圣吉尔、丹克雷迪、诺曼底公爵罗贝尔、弗兰德斯伯爵。有些诸侯没有参加,他们分别是:

鲍德温,一直在埃德萨及周边地区作战;

主教阿德马尔,在安条克瘟疫中逝世;

波埃蒙多,在安条克及周边地区作战,由其外甥丹克雷迪代为出征;

与刚开始出发相比,进军耶路撒冷的时候部队减员大半

法国王弟于格,代表十字军要求东罗马帝国皇帝前往安条克之后一直居留在君士坦丁堡,两年后才重新回到东方;

布洛瓦公爵,出于对克尔伯加大军的恐惧离开了十字军队伍,回家后被其老婆痛骂胆小无能,不得不硬着头皮又回到了东征战场,也就是两年后的1100年,不过那个时候耶路撒冷已经收复,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两路进发

1099年1月13日,圣吉尔第一个出发后,其他的五个诸侯也相继离开了安条克,往基督教的圣地耶路撒冷进发。

此次十字军分成了两路,一路由圣吉尔、诺曼底公爵和丹克雷迪为一路,包括了1000名骑兵和5000名步兵,他们沿着中东内地往南进发;一个月后戈德弗鲁瓦和弗兰德斯伯爵的军队走了另一路,包括500名骑兵和6000名步兵,沿着地中海东岸往南行进。两军合计骑兵1500人,步兵1.1万人,总数为1.25万人,相比之下当他们刚从欧洲出发的时候为5万人,经过里长途跋涉及大小多次战斗之后,部队减员超过了三分之二,其中安条克的瘟疫是损失最大的一次。

尽管人数减少了许多,但是这些十字军在一次次的战斗中大大提升了战斗力,能够坚持到这个时候的,也多是意志最为坚定的十字军。可以说此时的十字军已是精锐中的精锐。

进军耶路撒冷第一阶段示意图

巴勒斯坦虽然名义上是由埃及哈里发统治,但是统治这个地方的时间还不长,很多领主都不是埃及人,而是承认埃及哈里发的塞尔柱突厥人。因此巴勒斯坦的情况就比较特殊,如果是埃及人统治的巴勒斯坦,那么十字军就是侵略军。但对于塞尔柱突厥人来说,十字军就是解放者。

圣吉尔在玛拉特●安努曼以南30公里的卡法尔达布休整了三天,并得到了当地居民的友好接待。之后诺曼底公爵和丹克雷迪也来到了这座小城,三人对今后的行军路线进行了安排。他们此时面对的主要是两支突厥军队,一支是沙伊扎尔的埃米尔,一支是特里波利的埃米尔,这两个埃米尔实力较强,一旦与他们开战,较大的人员损失将不可避免。而他们的目的就是尽量安全地通过这些区域,攻占耶路撒冷。

正好这个时候沙伊扎尔的埃米尔派来了使者,使者带来了沙伊扎尔的提议,沙伊扎尔和哈马同意十字军安全通过他们的领地,并以便宜的价格向他们提供军需品,还会派给他们向导,条件是不要攻击他们的城市及周边地带。

对此三位诸侯求之不得,立马就同意了使者的提议。于是这支十字军就顺利的通过了沙伊扎尔和哈马这两个重要的城市。1月22日,圣吉尔和丹克雷迪的军队来到了马沙夫,这里的领主见沙伊扎尔和哈马由于与十字军达成安全通过的协议而相安无事,也让这支十字军安全地通过了他的领地。1月23日,进入到马沙夫以南的拉法尼亚的时候这里的居民纷纷逃走,十字军顺利地进入了这座城市并休整了三天。

一路同行的耶稣,通往耶路撒冷之路(古斯塔夫●多雷作)

进入到候斯尼●阿尔●阿克拉德的时候,这里的居民也纷纷逃走,城内空无一人,十字军在这里获得了大量的补给物资后继续往南,并攻占了阿尔喀。

戈德弗鲁瓦带领另一路十字军在圣吉尔出发后一个月,从安条克沿地中海沿岸南下,几乎与圣吉尔在同一时间来到了阿尔喀。戈德弗鲁瓦这一路十字军由于得到了英格兰和热那亚的船只补给,不需要与一路上的伊斯兰领主交涉,所以行军就省去了许多时间,轻轻松松地来到了阿尔喀。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降低圣吉尔威信的事件,缘于发现神圣之枪的巴托罗谬,此时不少人都怀疑神圣之枪的真伪,为了证明其真实性,巴托罗缪以“火的试炼”来证明自己所发现神圣之枪的真实性。所谓“火的试炼”就是以上帝的名义从熊熊燃烧的火焰中一口气赤脚走过,巴托罗缪在这次试炼中被严重烧伤,并于9日后死去。

巴托罗缪挑战“火的试炼”,(古斯塔夫●多雷作)

神圣之枪被发现后,圣吉尔一直坚信其为圣物,并对巴托罗缪尽力保护,巴托罗谬的死,对于圣吉尔来说可谓是打脸了。值得一提的是,6年后圣吉尔死去时,圣枪的数量增加到了4支。如今只剩下两支,一支由亚美尼亚教会保存,一支保存在维也纳,是唯一可以在网上看到照片和介绍的一支。

进军耶路撒冷

在阿尔喀两支十字军会合后便全部沿着海岸线往南行军,他们不再攻占沿途的城市,而是在周边征粮。此前特里波利的埃米尔与十字军达成了协议,特里波利承认十字军对其城市的统治权,十字军帮助特里波利从埃及哈里发手中谋求独立。

进军耶路撒冷第二阶段示意图

在特里波利入城休整后,十字军继续进发,贝鲁特、西顿等城市在十字军到来的时候紧闭城门,在城墙外摆放粮食等供给品提供给十字军,得到了补给品的十字军也不为难这两座城市,继续往前进发。1.5万人的大军浩浩荡荡地通过了阿克、海法、凯撒利亚、阿尔苏夫、雅法等城市。

中东的人们没有见过西欧的重装骑士团,他们即便在大沙漠中行军也穿着重装的铠甲,从头到脚,骑士们还用头盔罩住了脸,看起来很恐怖的样子,这些西欧的重装部队在大沙漠中即便是挥汗如雨也毫不在乎。

从雅法开始,十字军开始折向内陆,朝耶路撒冷方向进军,很快便到达了耶路撒冷。途中丹克雷迪带领部下收复了耶路撒冷附近耶稣的出生地伯利恒。丹克雷迪比其他诸侯晚了三天到达耶路撒冷,他沿途搜集了大量的粮食,赶着成群的牲畜加入到了攻打耶路撒冷的大军当中。

初探耶路撒冷

公元1099年6月7日,经过长途跋涉的十字军终于抵达了圣城耶路撒冷。各路诸侯和士兵立马脱下沉重的盔甲,仿佛进入教堂一般双膝跪地,有的泣不成声,有的泪如雨下,每个人都深受震撼。参加十字军的战士们在这一刻变成了谦卑的朝圣者。

即便是能够免罪而参加十字军的杀人犯和盗贼,此刻也仿佛灵魂得到了净化,愿意将一生奉献给上帝。

耶路撒冷是一座令人感动的城市,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都视这里为圣地,千百年来因为宗教问题而纷争不止。

与安条克12公里周长的城墙相比,耶路撒冷只有4公里的城墙,中世纪时期的耶路撒冷就是如今的耶路撒冷老城。耶路撒冷东侧是橄榄山,南侧有一大片平地适合排兵布阵,但由于地势差距很容易遭到上面城墙的进攻,一旦遇到大雨,沙漠中的大雨会把营帐都冲走。

耶路撒冷攻城战排兵布阵情况

所以适合进攻的是西侧和北侧。而在这两侧的城墙上都遍布着守城的塔楼,防御力较高。十字军攻城的同时还要提防来自西边的埃及军队,此时埃及军已驻防在耶路撒冷西边的雅法附近。

几乎没有多少军队的诺曼底公爵布阵在希律门外,右侧西北偏北的大马士革门前是弗兰德斯伯爵的阵地。为了抵御西边的进攻,守军建造了“大卫之塔“的塔楼,塔楼正对着通往雅法的雅法门,此处布阵的是戈德弗鲁瓦和丹克雷迪的部队。圣吉尔所带领的法国南部部队在南边的锡安门布阵。

十字军将攻占耶路撒冷之战称为“解放“,攻占此座城市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也正因为意义非同寻常,许多不能参战的诸侯也派了代表前来参战。之前在安条克病死的阿德马尔,委托圣吉尔营中自己的兄弟代为参战;驻扎在安条克的波埃蒙多派外甥丹克雷迪代表参战;埃德萨的鲍德温则让同名的另一位鲍德温留在埃德萨,自己赶来了耶路撒冷,如此一来,戈德弗鲁瓦、尤斯塔斯和鲍德温三兄弟全家参与了“解放耶路撒冷“的战斗。

与以上诸侯一同东征的诸侯中自己不能前来,也无法找人代表参战的,有法国王弟于格、以及临阵脱逃的布洛瓦伯爵埃蒂安两人。贫民十字军领导人皮埃尔与朝圣者跟在十字军身后来到了耶路撒冷。对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来说,最终目的就是收复圣城耶路撒冷。

守卫耶路撒冷的是埃及哈里发的大将伊夫蒂哈尔●阿达乌拉(以下简称阿达乌拉),他认为耶路撒冷的守军不能与十字军进行野战,打算依托坚固的城防守卫城池,并等待援军到来。对此地地貌熟悉的阿达乌拉在战前就用水槽储存了足够的水,使守军不用担心缺水的情况,由于古罗马地下水道系统还在发挥作用,所以也不用担心疫病的发生。同时城中的粮食也储备充足,唯一的缺陷就是士兵不多,只能依靠坚固的城防弥补。

守城大将阿达乌拉采取了三项对策:一是向埃及哈里发求援;二是驱赶了城中所有的基督徒,包括希腊正教徒;三是在城外的水井投毒,使其无法饮用。阿达乌拉坚信,只要打持久战就一定能取得胜利。

缺水的十字军

城外的十字军不用担心缺粮,他们的粮草十分充足,但是缺水的状况倒成为了十字军无法攻城的原因。中东耶路撒冷一带到了6月份就完全进入到了夏季,十字军穿着沉重的甲胄在高温下难以忍受,经常汗如雨下。但一旦脱下盔甲,就很容易成为城墙上冷箭的牺牲品。

忍受干渴之苦的十字军(古斯塔夫●多雷作)

城外的水井都被守城军队放了毒,不能饮用,而要取得没有下毒的饮用水,则要走上10公里的距离。如果要去10公里外的地方取水,运输队容易遭到埃及军队的伏击。有几位无法忍受干渴的士兵跑到了更远的约旦河饮水,却被当地居民杀死,一个也没回来。

6月12日,全体诸侯向上帝祈祷,并于第二天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攻城战中,当他们从北侧攻入城墙后,发现后面还有一道城墙,要攻取第二道城墙就必须用到塔楼。由此十字军明白,要攻下耶路撒冷,就必须要有塔楼。

攻占耶路撒冷

但是在沙漠中根本就找不到木材用于建造塔楼。正当十字军陷入苦恼之际,6月17日成群的热那亚和英格兰船只驶入了雅法港,他们在海上击败了埃及海军,并带来了大量的补给物资。圣吉尔的部将皮雷也带领部队登陆,经过一番激战攻占了雅法。然而船只并没有带来建造攻城塔所需的木材,得到了援军和补给物资的十字军便在四周收集木材,建造起了攻城塔。

经过一番紧张的建造,攻城塔比计划的还多造了一座,除了布置在原先计划的南侧和西侧外,诺曼底公爵和弗兰德斯伯爵所在的北侧也建起了一座,十字军共有三座攻城塔用于攻城。

7月13日,诸侯们发动了总攻,他们的计划是北侧和南侧吸引守城军队的注意力,最终在西侧发动决定性的进攻。这个策略成功地迷惑了阿达乌拉,他在三个方面布置了相同的兵力,结果西侧面临着戈德弗鲁瓦的巨大压力。

面对着十字军的猛攻,守城的埃及军队使用了一种名为“希腊火“的强力武器。这种武器的制作方法是把石油与硫磺混合放入壶状的容器中,再用火点燃投向敌人,类似于手榴弹。当守城的士兵把这种武器投掷到攻城塔上时,城西的攻城塔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戈德弗鲁瓦见状立即下令攻城塔后移,将其转移到了西北角。在西北角的位置,城下的土地相对开阔,带有车轮的攻城塔移动的时候也相对自由,这样在城墙的西北角就有两座攻城塔一起攻城了。

耶路撒冷之战攻城阶段情况

南部的圣吉尔也遭到了“希腊火“的攻击,但仍坚持攻城。守城的埃及军队大多骁勇善战,虽然弓箭不能射穿钢制的盔甲,但“希腊火“却让西欧的士兵们难以招架。

激烈的攻城战持续了一天,在次日继续展开。戈德弗鲁瓦的攻城塔在此期间被“希腊火“摧毁,但洛林公爵兄弟仍斗志昂扬,他们带领部队来到了北侧,连同丹克雷迪、诺曼底公爵和弗兰德斯伯爵一起,用剩下了一座攻城塔坚持攻城,戈德弗鲁瓦也成了此时全军的总指挥。

到了7月15日清晨,十字军将这座攻城塔成功地靠上了希律门附近的城墙,同时众多云梯也在塔楼的左右两侧靠上了城墙。很快,戈德弗鲁瓦便带领着十字军攻上了耶路撒冷的城墙,后面紧跟着的是丹克雷迪、弗兰德斯伯爵和诺曼底公爵及众多十字军士兵。在戈德弗鲁瓦不懈的猛攻下,十字军终于攻破了希律门,大批十字军将士和朝圣者涌入了耶路撒冷城内。

带头攻占耶路撒冷的戈德弗鲁瓦(古斯塔夫●多雷作)

守城的埃及大将阿达乌拉此时明白,耶路撒冷已经守不住了,便退到了“大卫之塔“内,这座塔楼其实是座坚固的堡垒,可以在此长期抵抗。但阿达乌拉却以自身安全离开为条件向圣吉尔投降,圣吉尔要求阿达乌拉留下贵重物品才接受了他的投降。城市内一片混乱,守城大将阿达乌拉却弃城而走。

十字军视穆斯林为异教徒,进城后连犹太人也一起疯狂地屠杀。十字军见人就杀,以至于此次占领之后,一个奴隶也没有俘虏,整座耶路撒冷没有留下一个异教徒。

暴乱之中,戈德弗鲁瓦带着少量的士兵来到了圣墓教堂虔诚地祈祷。丹克雷迪在打开城门后独自前往穆斯林的圣地掠夺财富。当他踏入阿克萨清真寺的时候,所见到的是在其中避难的300多名穆斯林,包括妇女和孩子。在一番劫掠后,阿克萨清真寺被付之一炬,其中的300多名穆斯林全部葬身火海。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7月16日,整个耶路撒冷被屠杀的就只剩下鲜血了,诸侯没有下令屠杀,却是士兵和朝圣者们杀红了眼,直到黄昏方才罢休,各自回营休息。

耶路撒冷就此“收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